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途亦修仙】【第七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驻吧作家:渚碧礁

  第七章

  “羚姐,我来帮你。”寿儿起身紧贴到裸露下体芳草秘境的罗羚对面,蹲下把那风刃鼠用双手举了起来,使得血液可以更流畅地流到收集兽血的罐子里。同时他也可以更细致入微地欣赏罗羚那诱人无限遐想的神秘幽谷之地了。杏吧首发

  “不错,这样兽血流得更快了,不过看样子这一只风刃鼠一个罐子根本就不够用,我还得再接一个。”大条的罗羚并没有觉察到寿儿眼神儿的异常,十分节俭的她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即将流满的兽血罐子上,哪怕只浪费一滴对她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于是她低头一拍储物袋又取出一个罐子来替换了哪个即将接满兽血的罐子。

  寿儿低着头看似在盯着兽血流动的地方,实则在死死地盯着罗羚下体羞处的详细样貌。离得这么近观察,罗羚那幽门禁地自然是秋毫毕现,分外清晰地展现在了寿儿的眼前。女人的那处野草峡谷长得太超乎寿儿的想象之外了,寿儿惊讶地发现:哪处分明就像是竖着的一对儿娇艳欲滴的嘴唇,只是这处的嘴唇上方长着浓密的“胡子”。

  “女人真是神奇,上面哪张嘴不长一根胡子,可下面这张竖着的小嘴却胡子拉碴的。怪不得她们对下面护得紧,原来是生怕被人知道了下面长着胡子啊?”寿儿一面仔细看着,一面在心里涌动着奇奇怪怪的想法。

  为了不让罗羚发现自己在偷窥她那诱人的幽门禁地,寿儿故意没话找话跟罗羚聊起了天,好分散她的注意力。

  “羚姐,你刚才怎么不用灵气护罩?那样能避免受伤。”

  “灵气护罩?我一直在拼了命地往洞外跑,哪里想得起来啊。再说了我连施展火球术反击的灵力都没有多少,更莫说要用上灵气护罩来防御了,那样灵力就被消耗一空地更快了。”罗羚解释道。

  “羚姐,你现在到底凝气几层修为?”寿儿对罗羚的灵力之薄弱感到了一丝无奈。

  “我凝气四层了。”

  “那你修炼多久了?”

  “八年了啊,我是陪着灵儿去道神宗入门测试时出于好奇也测试了一下灵根,结果发现也有灵根后才开始在灵儿的帮助下自行修炼的。”说着罗羚一脸的得意。

  寿儿却是一阵的无语:“比我多修行了三年,结果境界比我还低一层,这得是多差劲的灵根资质啊?可我的灵根资质已经是最差了啊?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好好修炼?”

  “羚姐你每天打坐修行多久?”

  “满打满算每天大概两个多时辰吧。”

  “什么?每天才修炼两个多时辰?你修炼时间也太少了吧?”寿儿吃惊道。甚至都把目光短暂地从迷人谷缝之处移开来专门抬头看了看罗羚哪张妖艳的粉脸。

  “唉,我也想多腾出时间来修炼啊,可是我可不像你那么自在,我还有一家老小都等着我照顾呢。收拾家务、淘米摘菜、烧火做饭、照顾公婆。农忙时还得帮着男人下地去干活。平时稍有空闲就得抓紧时间去四处寻找做符纸用的灵草……”罗羚一说起这事来就一肚子的委屈。

  “这……羚姐,你修炼真的是不容易。不过晚上好歹也有好几个时辰可以用来修炼的啊?你怎么才修炼两个时辰?”寿儿平时在灵兽谷白天忙着饲养灵兽,大多也是利用晚上的大把时间来抓紧修炼的,他不明白罗羚晚上怎么也不修炼?

  “晚上?哼,晚上更没空!我家男人天天晚上缠着我……”心直口快的罗羚刚刚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好像说漏了嘴,有些事当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似乎不应该说出口,于是连忙住了口。

  “你男人也真是的,大晚上不让你好好修炼,还缠着你干什么啊?”寿儿打抱不平道。

  罗羚羞得霞飞双颊,一听寿儿的话就知道他还是个没有经过人伦的半大小子,于是意味深长地道:

  “生活可不止修仙,还有很多比修仙更重要的事,也有比修仙更快乐的事。你还太小不懂,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有些事情比枯燥的修仙更快乐……”

  罗羚的话寿儿听得懵懵懂懂,不过他发现罗羚说着说着眼神竟有些迷离了起来,似乎在回忆那跟自家男人每晚所做的比修仙更快乐的事情……

  更让寿儿惊异的是:罗羚有些失神的时候她的下身哪张小嘴似乎更加杏吧首发得潮红了,而且好像还流出了不明液体,极像是馋嘴的人儿流出了哈喇子一般。眼看着那液体缓缓地沿着艳红的蚌缝流到了旁边的小亵裤布料上。原本清清爽爽的艳红蚌缝一下子变得水汪汪一片,两瓣肉唇上散发着无限魅惑的淫靡光泽。

  “天啊,羚姐不会是漏尿了吧?”寿儿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有些不明所以,想提醒一下罗羚吧可又不能,那样他偷窥人家私密处的丑事岂不是露陷了? 不知怎得这一幕直看得寿儿口干舌燥,下面的小弟更是越发的憋胀难受了。

  “羚姐,羚姐?”寿儿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要憋不住了,直想要扑过去抱住罗羚,在她羞处哪张小嘴上大下其手,可真善的本性告诉他绝对不能那么做,无奈之下他赶紧打破僵局,好打断自己的淫欲妄想。

  “哦?……寿儿怎么了?”罗羚被从云游天外的思绪中唤了回来。

  “羚姐,这风刃鼠皮做的符纸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做好?我现在可是一张符纸都没有了。”寿儿没话找话道。

  “两天时间吧。你要是急需符纸练习也没关系,我家房顶上还晒着将近二百张符纸呢,我今早出门的时候晒上的,都晒了一天了,估计应该可以用了。要不一会儿你跟我一起回家拿吧?”大大咧咧的罗羚热情道,她又开始专注于采集兽血了,丝毫没有注意到小脸憋得通红的柳寿儿的难捱表情。

  “羚姐,我觉得以后再打这风刃鼠你应该用一两张防御符,不然你的灵力不足以支撑灵气护盾同时施展火球术攻击。这防御符几乎不消耗什么灵力的。”

  “你这孩子,买防御符难道不要灵石吗?最低阶的防御符大概也要两三张一块下品灵石吧?咱们打这么一只风刃鼠才能赚多少块灵石?”罗羚又开始扒拉起她那精打细算的铁算盘来。

  寿儿受不了她的这一通算计,马上打断她道:“羚姐,我简单算过了咱们打一只风刃鼠就可以赚好几十块下品灵石呢。再说了,我本身就会制符,我的制符成功率稍微提高点的话,做一张防御符箓成本用不了半块儿下品灵石……”

  “对对,我都忘记你还会制符呢。”罗羚想到这里开心地笑了。至于这两只风刃鼠到底能赚多少灵石她是绝口不提的。这风刃鼠的皮毛除了可以做符纸以外还可以做很多支符笔。 兽骨、牙齿还可以做成低阶的下品法器。兽血可以做成画符用的丹砂。总之这一只妖兽浑身上下都是宝,更何况他们今天还打到了两只呢?

  一炷香后两个人把两只风刃鼠的兽血都收集好了,罗羚把两只一级妖兽收入了储物袋里,杏吧首发两人起身打算一起去罗羚家取那近二百张晒好的符纸。

  刚一起身寿儿就觉得自己裆部别别扭扭的,低头一看发现下身的长儒衫不知何时被顶起了个大帐篷。他脸一红怕被罗羚发现,连忙扭过身去,故意道:“羚姐,你的衣裙要不要换一换?都破了……”

  罗羚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被撕成一条条的衣裙,顿觉不妥,急道:“寿儿,你先出洞吧,我换好衣服就来。”

  寿儿正好趁机先溜出了洞,裆部的异样也没有被罗羚发现。罗羚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套换洗的衣裙,褪下了被撕坏的裙子,可是当她褪掉长裙看到被撕开一大条露出了羞处的小亵裤时,顿时脸上绯红一片。再看到桃源洞口一片水汪汪,更是感到羞愧难当。她赶紧一个小清洗术把艳红肉唇上的分泌物冲洗了个干干净净。换上了新的亵裤、衣裙。

  “刚才寿儿就蹲在我的对面,我下面不会被他看到了吧?要是真被他看到了那可真是羞死了。” 罗羚红着一张脸,心中惴惴地奔向了洞口。

  洞外寿儿一阵手忙脚乱地调息吐纳,迫使自己头脑恢复清明,总算是把下身那根怒张勃发的小弟慢慢安抚了下去, 罗羚就冲出了洞口。她一脸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寿儿,甚至在他的裆部扫了两圈,寿儿则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开口转移视线道:

  “羚姐,你家离这里二十多里?你们村大不大?”

  罗羚没有在寿儿眼神、身上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定了,安心地回答他的问题:“嗯,我们村不大,也就百十来户人家。”

  “百十来户?不小了,我曾经去过一个隐蔽的小山村,才三十多户人家。不过哪个村子倒是很奇特。”寿儿有一搭没一搭地继续说着。

  两人边施展法术向南面罗羚家方向飞纵,边聊着。可一炷香时间不到罗羚的灵力就又耗光了,两人不得不停下来吐纳灵气恢复灵力。寿儿看着一旁娇喘吁吁的罗羚忍不住开口道:

  “羚姐,你还是赶快提升到凝气五层吧,到时候就可以施展御风术了,不仅速度比你这轻身术快了许多,而且还能坚持更久的时间。那样出门就方便多了。”

  “我也想啊,可是这凝气五层是一道坎,我都憋在凝气四层好长时间了突破不了。我这么着急地攒灵石就是想着以后每次都用灵石来辅助修炼,那样才会更快地突破到凝气五层。”罗羚道。

  “羚姐,听说妖兽的骨髓可以抽出来吸食炼化,对修炼很有益处,你不妨试试?比用灵石修炼的效果说不得都要好呢。”寿儿已经有了四级银蛇的骨髓当然对这一级妖兽风刃鼠的骨髓不感兴趣了,所以毫无保留地建议道。

  “哦?真的假的?要是那样的话有这两头风刃鼠的骨髓再加上我攒的灵石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突破凝气五层了。”罗羚似乎对寿儿提起的这个提升修为的法子很感兴趣的样子。

  “根据我的经验:即将突破的时候最好再买一枚凝灵丹,服下去一下子就突破关卡窒碍了。”寿儿建议道。

  “买凝灵丹?嘻嘻,不用买,我有。我家灵儿给我的。不过我一直都没有舍得用。”罗羚一提到自杏吧首发家的宝贝女儿就是一脸的骄傲。

  寿儿一阵无语:这个羚姐明明修炼条件比他都好,有个女儿经常无私地提供丹药、法器、功法给她,可她却不珍惜,不刻苦修行,偏偏喜欢什么比修仙更快乐的事儿?真是搞不懂她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半个时辰后两人终于来到了罗羚所在的山村:聚唐村,这是一座山坳里的村子,百十来户房舍错落有致的坐落在两架山梁之间的小山包上。

  村口那早已落叶光秃的大树下,一群孩童正在追逐嬉戏,一群老人正在围在大树下一起悠然地下棋。众人看到罗羚回来皆是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羚婶子回来了?”一群孩子敬仰地异口同声问候道。

  “罗羚啊,回来了?你家唐忠都来村口等了你好几趟了,快点回去吧。不然他快急出病来了。”一个老头正在围看下棋,看到罗羚后微笑着开口道。

  “哈哈哈,是啊,你家唐忠一时半刻都离不开你呢。快回去吧。”另一个老头笑嘻嘻地附和道。

  罗羚被说的粉脸一红,娇嗔道:“这个没出息的,天天就知道缠着我。” 不过脸上却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加快了往家赶的脚步。

  寿儿跟在罗羚身后被一众人的好奇目光一遍遍地上下扫视着。等他们走出很远后才听到人们的议论声:

  “咦?哪个小独眼也是修仙者吗?”

  “应该是,看那轻飘飘的步伐就不是寻常人啊。”

  “老天真是有眼无珠,咱们这些正常人都不能修仙,偏偏他一个独眼可以修仙?”

  “嘘嘘,你不想活了?被那独眼修仙者听到了举手就能把你灭杀掉。”

  “怕个球啊!有罗羚在,他敢造次?再说了灵儿现在可是在名门大派修仙呢,谁敢招惹咱们聚唐村的老少爷们?”这群聚唐村的村民显然已经把这母女二人当成了村子里的守护神。

  ……

  “那就是我们家了。”罗羚指着半山腰一处院落对寿儿道。

  寿儿看过去,老远就看到那院门口一个高瘦的人影在大门口踱来荡去的。

  刚刚走近了些哪个高瘦的人一眼就看到了头前带路的罗羚,竟急吼吼地奔了过来,一见面就把个娇艳的罗羚给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口中还不停嘟囔着:

  “羚儿,你可急死我了。怎么去了这么久?杏吧首发我真担心你被那妖兽所伤。来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上次你去打那风刃鼠就受了伤。以后可不许再去冒险了,不就是几块破灵石吗?咱不缺,回头我让灵儿再给你带几块回来就是了……”

  寿儿被眼前这男人的举动惊呆了:虽说南揉国民风开化,可像这样大白天就搂搂抱抱的还真是不多见。

  这高瘦男人眼中除了罗羚似乎再无他人,把个寿儿这么个大活人愣是凉在了一边。寿儿只好尴尬地在一旁上下打量起了这位高瘦男人。只见他约莫三十多岁,脸色苍白,眼圈发黑,双颊凹陷,抱着罗羚的手臂也是瘦的如同麻杆,一副皮包骨的样子。

  “这……这不就是钟师兄曾经说过的:男人被采阳补阴后的样子吗?难道羚姐她会采阳补阴之术?不对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是羚姐的男人,羚姐不可能对他施展什么采阳补阴之邪术的。而且看羚姐也不像是会那种邪术之人啊。应该是这男人纵欲过度才会变成这幅模样的吧?”寿儿边打量着罗羚的男人,边在心里胡乱思索着。

  寿儿猛然想起罗羚所说的:她家男人每晚都缠着她。看到这男人的样子寿儿一下子就明白杏吧首发是何意思了。

  “看来这男人果真是纵欲过度之人啊。可是天天做那种事难道不烦吗?”寿儿对这男人天天沉迷于淫乐之中颇为不解。

  羚姐发现了寿儿好奇的目光,于是连忙制止自己的男人道:“好了,好了,唐忠你有完没完?寿儿还在旁边看着呢。看你当着外人的面这样成什么体统嘛?”

  唐忠这才注意到了罗羚身后不远处的寿儿,他上下打量了寿儿一番才惊异道:“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位买了你符纸、符笔、和你一同去打妖兽的寿儿?怎么看上去这么年轻?他的法力真的竟比你还高?”

  “那是,别看寿儿岁数小,可是法力却比我足足高了一层。人家都会用御风术了,就是咱们灵儿回来给咱们表演的哪个飞来飞去的法术。”

  唐忠一听,连忙松开环抱罗羚的胳膊,抱拳一礼道:“这位仙长,在下刚刚只顾担心爱妻了,有些失礼了。请海涵勿怪!”

  罗羚一听,“噗哧”一声就笑出声来,娇嗔道:“什么仙长?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他现在已经认我为大姐了。以后打算跟着我打妖兽赚取灵石呢。照说你应该是他的姐夫才对,还跟他客气什么?寿儿,我说的对吧?”

  “对对,羚姐说得对。”寿儿口中应承着,可心里却是一阵的恶寒。这大大咧咧的羚姐走到哪里都说自己是跟着她赚取灵石的,可事实上这次打妖兽基本全是靠了他才成功的。

  这唐忠对妻子的话那是言听计从,听寿儿也应承了,便挺直了腰杆走过来摆出一副姐夫的样子,拍着寿儿的肩头道:“寿儿,你多大了?”

  “十五岁了。”寿儿被唐忠拍的直起汗毛疙瘩,仙凡有别,认凡人做姐夫?他心里有些不能接受,可嘴上还是老实回答道。

  “什么?才十五岁?比我们家灵儿还小一岁呢。果然还是个孩子,我的岁数跟你爹的岁数应该相仿,那你叫我姐夫就不冤了。”唐忠亲热地拍着寿儿的肩,似是个自来熟的性格。

  寿儿虽对唐忠的热情有些不适,可他的话却是没错的,这唐忠跟罗羚的岁数的确跟自己爹娘相若,是长辈无疑了。这么想来他的心里才渐渐平和了下来。

  “行了行了,夫君,寿儿跟着我过来是来取符纸的,我晒在屋顶的符纸可干了?”

  “干了干了,午后我上房去看过了,已经晒好了。寿儿,你要多少张?我上房去给你取下来。”唐忠热情道。

  “还是一百五十张吧。”

  “好,羚儿你先领着寿儿进客厅坐下喝杯茶,我上房给他去取。”说着唐忠返身进院爬着梯子上房去了杏吧首发。

  客厅里两位约莫五六十岁的老人正端坐在中厅悠闲地品茶。见罗羚进来赶紧起身围了过来,老婆婆关心地嘟囔道:“哎呀,羚儿你可算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忠儿担心你的安危,一天坐立不安的。唉,这孩子……”

  “爹、娘让您二老也跟着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哪些一级妖兽根本就伤不到我,我跟寿儿两个很干脆的就杀了两只……”

  ……

  半个时辰后,寿儿把一百五十张符纸塞进怀中,跟罗羚约好了两天后再收取她制作好的符笔、妖兽皮符纸、丹砂以及一同再去打风刃鼠后便告辞了热情的罗羚一家人,向着坊市方向飞奔而去。他打算买几张初级低阶防御符箓好拿回去模仿制符。现在防御符箓对罗羚来说更为重要,她法力太低,不能兼顾防御和攻击。有了这不怎么费法力的防御符箓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讲真:这一次去罗羚家对他的触动还是很大的。看着她们其乐融融的一家人那么的挂念罗羚,寿儿忽然明白了罗羚曾经说过的一段话:“生活可不止修仙,还有很多比修仙更重要的事。”

  寿儿不得不开始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修仙之路:“难道修仙就必须要舍弃亲人、亲情?做个断情绝欲之人?只是为了追求自己的长生大道就抛开挂念自己的亲人?不,那不是我柳寿儿的修仙之道!没有了亲人的陪伴自己纵使能长生不死又有何快乐可言?”

  “断情绝欲非修仙正道!”寿儿想起了普贤真人在那卷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兽皮上所留下的寄语箴言。寿儿对此观点颇为认同。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数:13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