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途亦修仙】【第八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驻吧作家:渚碧礁

  第八章

  道神宗在益阳郡三大门派中除了擅养灵兽外,就数该门派的制符水平在三大宗门中是最出了名的。道神宗在这坊市中也有一间店铺,主要售卖各种低阶符箓。据说相同价格的相同符箓,道神宗的威力更大,维持效果更持久,所以在坊市里道神杏吧首发宗的低阶符箓深受广大散修、修仙家族子弟们的青睐。

  寿儿因为本身是道神宗外门弟子怕被人认出,所以前几次交易他总是躲避道神宗的店铺不进的。可如今不同了,要仿制符箓当然是要复制效果最好的符箓了。道神宗这种效果明显好于其他店铺的符箓必有他的过人之处,寿儿当然要买回去好好研究研究以便对自己的炼符之术有所提高了。

  寿儿刚到道神宗的店铺门口就被围在门口的一大群修士的吵闹声吸引了:

  “雅仙子亲手制作的火球符啊,这位道友已经出价三块下品灵石了,还有加价的吗?没有就成交了啊!”一名中年女修高喊道。

  “我出四块下品灵石,我要了。谁也别跟我抢啊,谁抢我别怪我六亲不认啊。”一位彪形大汉嚷嚷道。

  一群人好像并不买他的帐,又有人加价了。杏吧首发

  寿儿看的一头雾水,这火球符不是最普通的初级低阶攻击符箓吗?平时都是两三张符箓才卖一块下品灵石的,怎么这张符箓卖的这么贵?而且还这么多人在抢呢?

  “这位道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带着深深的疑问寿儿问旁边一位面相和善的中年修士。

  那中年修士扭头看到寿儿是个十几岁模样的独眼散修,便知道他不知详情,于是解释道:“你可知道神宗的雅仙子?”

  “知道啊,她不就是负责道神宗符箓阁的吗?”杏吧首发

  中年修士“嘿嘿”笑道:“看来这位小友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这雅仙子制符之术虽冠绝三大门派,可如果仅仅是为此,还不至于让这些男修们如此狂热地收集她制作的符箓。”

  “那是为何?”

  “嘿嘿,你可知这雅仙子绝美出尘、芳名远播,冠绝三大宗派?据说就是在整个南揉国修真界的女修当中都是最美的存在。”

  “可那又跟这符箓卖这么贵有何干系?”寿儿还是不太理解这些男修们疯抢雅仙子符箓的逻辑所在。

  “据说雅仙子所炼制的符箓上有她特制的印鉴,而且还留有她魅惑众生的体香。可是她每天只炼制十张低级符箓售卖,而拥趸她美貌的男修却不计其数,所以一旦每天开始售卖必然遭到哄抢。一些抢到符箓的女修则趁机加价出售给哪些痴迷的男修们。”

  “哦,原来如此,多谢这位道友释惑了。在下受教了。”寿儿微微一礼,告辞了那名男修,直奔道神宗店铺大门而去,他本人对雅仙子可没什么感觉,也不会傻乎乎的为了闻人家的体香就去花几倍的灵石贵买灵符。

  进店门一看,里面的修士也不少,不过大部分都是女修,看来还是女修们更加的理智。

  寿儿在出售低阶防御符箓的柜台前停下了脚步,这防御符箓有十几种之多,一时让他挑花了眼,这符箓又不能试用,哪种防御效果最佳?一时令寿儿不能定夺。不得已只得询问负责售卖的道神宗女弟子:“这位道友,在下想买两张防御符箓,不知这么多种里面那种的防御效果最好?”

  “冰盾符、冰墙符,这两种符箓可都是雅阁主的关门弟子:冰属性异灵根的紫雪师姐制作的符箓。你可能不太了解她,紫雪师姐对冰属性法术的领悟不在雅阁主之下,所以她的冰属性防御符箓效果也最好……”

  “紫雪?”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寿儿怎么可能不了解她呢?在道神学堂同学三年,哪个惊才绝艳的冰属性异灵根的小冰美人紫雪。没想到两年多不见人家居然已经成长为了雅仙子之下的顶尖冰属性制符师,而当初明明自己在制符术上是唯一可以与她一较高下的,可如今人家有名师指点,又有宗门提供的大量典籍、符纸、符笔、供其练习,再加上人家的冰属性异灵根天赋,现在果然连在制符术上也超过了他柳寿儿。

  “好,那我买下这两种符箓。另外能不能再卖给我两张别人制作的这两种冰盾符、冰墙符?”寿儿是想用别人做的符箓跟紫雪的做个详细的比较,这样有利于他了解紫雪在制符方面到底比别人强在了哪里。

  “可以。一共是四张。两块下品灵石。”负责售卖的道神宗女弟子按照寿儿的要求取了符箓。

  ……

  寿儿卸了简单的伪装回到灵兽谷中,又同钟师兄喂了最后一遍灵兽,跟钟师兄商议好未来两天钟师兄都可以出去寻找灵草后,寿儿就躲进了自己的石屋里。他想趁这两天好好研究一下这紫雪的冰属性防御符箓。当然能仿制几张出来是最好的了。

  把两张看似一模一样的冰盾符摆在屋里的石桌上,仔细比对其中的差异。一张是印着紫雪印鉴的冰盾符另一张是别人炼制的。如果是外行人看上去这两张符画毫无二致,根本就看不出不同来。可在已经初步踏入制符师行列的寿儿看来还是看出了细微的不同:

  紫雪的引灵阵线条比另一人的更粗壮了一些,引灵阵的面积也更大一些,这样的话此符就可以吸收更磅礴的灵气;而另一个激发冰盾术的法阵,紫雪符画的法阵也同哪人的有些许不同。哪人的冰盾术法阵都是按照正规符箓典籍上记载的直线符画,而紫雪的符线却往往多出莫名其妙的几个弧度,显然按照常理来讲紫雪这符画的很不正规,要是在道神学堂是要被判定为不合格符箓的。

  寿儿知道紫雪之所以会这么画肯定不是随性乱画的,而是基于她对冰属性术法的天赋领悟能力,是她对冰盾术的感悟所得。所以寿儿决定完全按照紫雪的这种带有弧度符线的冰盾术的法阵来复制刻画冰盾符。

  再取出两张相似的冰墙符来比对,结果大致与冰盾符一样。在引灵阵的刻画上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紫雪画得引灵阵线条更粗壮,面积更大一些而已。差距大的就是在对冰属性术法冰墙术法阵的刻画上了。另一人的都是严格按照符箓典籍的要求符线笔直,没有一丝的弯度。而紫雪的法阵符线多是一些奇怪的弧线。这就是两人炼制的符箓的最大不同之处了:对冰属性术法法阵的理解大不相同。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里寿儿除了白天喂食灵兽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重点练习掌握:按照紫雪的那种带有弧度符线的冰属性法术法阵来复制刻画冰盾符。

  符箓上的引灵阵同他最熟悉的爆炎符的引灵阵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线条加粗,面积加大了些而已,他轻车熟路的就可以复制出来。

  难度最大的就是哪紫雪符画冰属性法术的法阵了,那弧度看似随意其实却暗合某种天道,在什么地方拐弯,弧度有多大都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符箓就会失效作废,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了。整整两天下来一百五十多张符纸炼制完成仅仅才成功了九张紫雪所符画的那种冰盾符。成功率低得吓人。

  如果按成本来算,寿儿不但不赚,反而倒赔了将近三块下品灵石进去。

  这期间寿儿每天都去三角麋鹿饲养符阵里查看一下四级蛇蛋的孵化。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小淫猴也昏睡在灵兽袋里一直未醒来,不知为何它这次居然这么贪睡?寿儿隐隐觉得这似乎对它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也没有太担心它。当然每天饮用四级银蛇的骨髓修炼还是照旧,毕竟这四级妖兽骨髓对寿儿体魄、经脉的改造作用要强于用灵石修炼太多。

  第三天,寿儿按照事先跟罗羚的约定,直接就赶去了那风刃鼠隐秘的洞口。寿儿刚到不久罗羚就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她还是穿着她喜欢的绿色衣裙,一见面大老远就兴奋地喊上了:

  “寿儿,我这两天修为提高了不少呢!这次用轻身术飞奔过来明显比以前轻松了不少,中间少歇息了不少时间呢。”

  “哦?怎么回事?”

  “我按你说的把风刃鼠的骨髓抽出来一大罐,每次修炼前饮一大口。还别说真的是灵气十足,里面的灵气虽然比不上灵石精纯,但是多喝几口就可以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灵气量了。而且我还发现这骨髓似乎还有增强我体质、经脉的作用。所以我分了一部分给你姐夫喝,你猜怎样?”罗羚难掩喜悦之色。

  寿儿对叫唐忠姐夫实在是有点儿难以接受,便不提称谓,直接问道:“怎样?”

  “嘻嘻,他的体力也明显增强了不少呢。而且气色也好了许多,以前村里人都说他像是得了痨病。可这才喝了两三天妖兽的骨髓他的面色就红润了。他还让我带话感谢你呢。”罗羚说着脸上竟浮现出一朵红云,说不出的春情荡漾。

  “他要是身体变强了,那岂不是更要痴迷于淫乐羚姐了?”寿儿想及此心中讶然,真不知自己到底是不是办了一件好事。

  寿儿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便叉开话题问道:“羚姐,我托你做的符笔做好了吗?还有用风刃鼠皮毛做的符纸……”

  “好了好了,保管你满意。尤其是这符笔我感觉已经达到了中品符笔的等级。肯定可以提高不少你的制符成功率呢。”说着罗羚一拍储物袋一支散发着莹白光泽的骨质笔杆符笔就展现在了她的手心里。

  寿儿迫不及待地拿到手里仔细端详,果然比他现在用的那支普通符笔品相要好太多,再输入灵力细细感受,灵力瞬间就到达笔尖,再通过二级灵兽三角麋鹿的尾毛均匀地散发开来。

  “好笔!用这支符笔画符的话,成功率肯定能提高一大截。”寿儿欣喜道。

  “这是一百五十张用风刃鼠皮毛做的符纸,等阶也比以前用灵草做的符纸高了不少,也应该能提高制符成功率。”罗羚接着递过来符纸。

  寿儿接过来这三大摞散发着妖兽灵力气息的符纸反复看了看,然后满意地塞入了怀中。他最关心的事总算是有了着落:“看来羚姐,用妖兽皮毛炼制符纸完全没有问题。再让她熟悉一段时间的制作流程,提高一下熟练度,就可以委托她用自己的四级银蛇软皮做高级符纸了。”

  “还有这是用妖兽灵血制作的丹砂,你一并拿去吧。”罗羚又从储物袋里取出来一大盒丹砂递给了寿儿。

  寿儿塞进怀中的同时也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五张他炼制的冰盾符,递给了罗羚道:“羚姐,这是我这两天炼制的防御符,一会儿进了洞里可别不舍得用啊,不然你会受伤的。”

  罗羚劈手夺过那几张符箓,挺了挺高耸浑圆的胸脯娇嗔道:“小寿儿,姐姐还不需要你指挥我怎么做。你跟着我打妖兽赚灵石要听我的指挥才对。听明白没?”

  “这……听明白了。”寿儿没想到自己的好意居然被她误解了。看来这罗羚的好强心很重,还有天生的指挥欲,不允许别人对她指手画脚。

  “唉,羚姐这脾气也只能当个散修了,不然到了门派里她哪里会受得了被别人的杏吧首发管制?”寿儿暗自叹息。

  ……

  两人又进了那风刃鼠藏匿的黝黑大山洞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两人都平静了许多,罗羚一手拎剑,一手紧紧捏着一张寿儿炼制的冰盾符。而寿儿还像上次一样跟在她的身后,不过他手里拿出来的冰盾符却是道神宗非紫雪炼制的哪张冰盾符,他想实际比较一下这两种不同法阵画法所制符箓的防御效果差异。

  战术还是上一次的那种,罗羚去大厅引风刃鼠,寿儿埋伏在甬道拐弯处截断后路。

  一炷香后罗羚急速地引着两只风刃鼠从寿儿身边奔过,寿儿不再像上一次那样傻等了,而是紧跟在两只风刃鼠身后追了出去。

  罗羚扭头见寿儿紧跟了上来心下一宽,便停下了脚步引发了冰盾符,一面一尺多厚的方形晶莹大冰盾就护在了罗羚身前,向外散发着阵阵冰寒凉气。

  那冰盾刚一显露,两道凌厉的风刃就击打在了上面,不过只是在那冰盾上激起一片片冰晶便消失无踪了。罗羚一见自己受到了攻击马上开始用火球术反击。

  “一下,两下,三下……”寿儿站在了两只风刃鼠身后并没有出手攻击,而是默默记录着风刃攻击在冰盾上的次数,好比较一下一会儿自己激发了哪张不同于此画符法的符箓的差异。

  “喂,寿儿,你别光看着啊,快帮忙啊。”罗羚不知道寿儿在想什么,见两只风刃鼠已然围住了自己,而她的火球术好像并不能对它们造成致命的伤害于是便焦急地呼喊。因为她知道寿儿那把赤红色飞剑很厉害,可以直接杀死风刃鼠。

  寿儿没有使用赤红短剑,而是甩了两张爆炎符在一只风刃鼠身上,那只风刃鼠被炸退了几步后,爬起来就果断扑向了寿儿。寿儿也激发了冰盾符,很快被那只扑过来的风刃鼠围住攻击了起来。

  寿儿继续观察两个符箓效果的不同,很快他就发现那只围着罗羚攻击的风刃鼠攻击速度越来越慢,攻击的威力也就越来越小。而围着自己的那一只速度上好像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很猛烈地用利爪攻击着冰盾,如果说风刃远距离攻击对这冰盾没什么破坏作用的话,那么这风刃鼠围上来直接用锋利如钢刃的利爪攻击可就不同了,只五六下,这冰盾便开裂了。

  眼看冰盾就要破碎之时寿儿终于取出了那把极品法器赤红短剑。一剑就刺进了风刃鼠的脖颈里。风刃鼠惨叫一声倒退倒地,一股腥味扑鼻的兽血就喷射了出来。与此同时寿儿身前的冰盾也彻底破碎了,冰渣散落了一地。他手中的符纸也瞬间化为了飞灰。

  那边罗羚也有样学样取出了自己的下品飞剑,刺在了那只速度越来越慢的风刃鼠脖子上,不过她的剑仅仅刺穿了风刃鼠的皮毛就很难再有寸进,显然是刺在了骨头上。那只风刃鼠也惨叫一声,想要败退,可它的速度显然是受了寒气的迟缓效果影响,逃离的速度慢的像蜗牛。罗羚哪里会放它离开?追上去就是一通猛刺。

  “羚姐,注意兽皮!别把兽皮捅成了筛子,妖兽皮被捅烂了那可就卖不上好价钱了。可着一个地方戳就行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风刃鼠攻击不到罗羚,而罗羚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它身上用一把下品法器飞剑猛戳、乱砍。不久那只风刃鼠就瞪着一双不甘的眼珠子死去了。它致死都没有击破护在罗羚身前的那一面冰盾。

  “嘻嘻,寿儿,快看快看,这风刃鼠被我给杀死了。怎样?姐厉害不?我就跟你说我的修为增加了吧?你看看……”罗羚得意的跟寿儿炫耀着。

  而寿儿此时也很惊喜,不过并不是为了罗羚杀死那只风刃鼠,而是她身前的那面冰盾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裂痕。而再看看自己身前的那一堆冰块,寿儿感触良多。罗羚哪张冰盾符可是寿儿亲手仿制的,看到它如此的防御力,寿儿顿时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经过了实际比对,他发现按照紫雪那种画符方法的冰盾符不仅防御力更强、更持久,而且还附带一种迟缓对方动作的附加属性。这种冰冻迟缓作用有时是致命的。

  两人收拾了残局,罗羚把两只风刃鼠收入了储物袋中。见自己的冰盾符还没有消散,便豪气干云道:“寿儿,敢不敢再跟姐去杀两只?”

  “羚姐,那石厅里还有几只风刃鼠?”

  “还有四五只吧。怎样?你还敢不敢跟着姐再去杀两只了?”罗羚似乎也找到了杀风刃鼠的捷径,想趁机再多杀几只。这妖兽浑身是宝,杀一只就是稳赚几十下品灵石,罗羚只是想想就兴奋了起来。

  “好吧,再杀一次吧,不过今天最多也就这一次了,不然杀怕了它们,以后它们见到咱们就躲起来可就不好找了。”寿儿建议道。

  “嗯,这次就按你说的。走,我去再引两只出来……”

  ……

  一个时辰后,洞外,冬日午后的阳光照射在罗羚兴奋的俏脸上,她伸手拍着寿儿的肩头说道:“寿儿,没想到你炼制的防御符箓这么厉害?一个符箓就让我坚持杀了两只风刃鼠才溃散。而且还有延缓动作的作用,真是太好用了。你怀里还有几张冰盾符?都给姐拿出来。”

  “羚姐,你……你不会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来杀风刃鼠吧?”寿儿似乎猜到了罗羚的打算。

  “不会,不会,你想到哪里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自己杀很费劲儿的。要是被它们围住了那就麻烦了。我是打算去坊市卖卖看,看你这种符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不用试了,这种符道神宗就有卖,一块下品灵石就可以买两张,很便宜杏吧首发的。”

  “呵呵,那要是你用妖兽皮制作的符纸炼制成初级中阶的冰盾符呢?道神宗好像不卖吧?他们好像只卖用灵草符纸炼制的初级下阶的冰盾符吧?”罗羚狡黠地笑道。

  寿儿突然想起罗羚的女儿灵儿就是符箓阁的外门弟子,她其实对道神宗符箓阁比自己都了解。符箓一旦达到中阶,道神宗就留给了内门弟子或者精英弟子使用,就不会再外卖了。

  “初级中阶的冰盾符卖一块下品灵石一张也不算贵,而且还紧俏,应该好卖。”买卖精罗羚精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是啊,中阶的冰盾符都可以防御二级灵兽的攻击了,肯定需求量很大的。”寿儿想了想附和道。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制符熟练度正是他所急需的,而且在他提高熟练度的同时,罗羚制作妖兽皮符纸的熟练度也相应的提高了,正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寿儿你什么时候能把那种一百五十张妖兽皮制作的符纸都炼制成初级中阶的冰盾符?”罗羚急切地问道,她似乎看到了一颗颗灵石在向她招手。

  “两天吧。”

  “一百五十张你大概能成功多少张?”罗羚又问。

  “还不是太清楚,不过换了这中阶的符笔、符纸、丹砂后,成功率肯定会提高很多的。我估计最少也能炼制成功三十多张。”

  “那好,两天后的上午咱们还在坊市里那段小巷里见,你把炼制好的符箓给我,我再把新做出来的妖兽皮符纸、妖兽血丹砂给你,赚的灵石咱们对半分。怎样?”罗羚精明的眸子一通乱转后道。

  “好。”

  罗羚见寿儿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心中畅快便又拍着寿儿的肩膀娇笑道:“嘻嘻,寿儿,以后跟着姐,保管你赚很多灵石,以后你想天天握着灵石修炼都不是梦呢。”

  寿儿闻着罗羚散发到自己鼻孔里的体香,脑袋一阵眩晕,浑浑噩噩地应道:“嗯,我以后跟着羚姐……”

  罗羚看他呆呆的样子“咯咯咯”的笑出了声,一个香吻就吻在了寿儿的脸蛋上,娇笑道:“傻弟弟!你不怕被姐卖了吗?”

  小寿儿第一次被女人吻脸,小心脏“嘭嘭嘭”一通乱跳,口吃般回应道:“姐……怎么会卖我呢?我……我不怕。”

  “唉,寿儿你又乖,又没有心机,还聪明,又有炼符的天赋,可惜……你要不是独眼儿就更好了。”罗羚看着寿儿用布条捂着的左眼惋惜道。

  “羚姐,谁说我是独眼啊?我不是。”寿儿不服道。

  “不是?那你干嘛总是用布捂着左眼?”罗羚不解道。

  “我左眼有点见风流泪,并不瞎。其实也不太严重,就是平时习惯了而已,以后跟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把这布条摘了怎样?”寿儿随口编了个谎。不知为何他不想让自己在罗羚的心目中留下一个丑陋的形象,所以他想单独跟罗羚在一起时恢复自己原来的样貌。

  “哦?真的吗?那你摘了布条我看看你到底长得丑不丑?”罗羚激将道。

  寿儿被罗羚哄得有点晕晕乎乎,她这么一激将,寿儿马上一把就把那布条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俊朗的脸庞。

  罗羚惊讶地盯着寿儿的脸呆看了半天,似乎总也看不够似得,直把寿儿脸都看红了。她才用手捧着他的俊脸道:“寿儿,你可真俊呢。以后乖乖地给姐当弟弟好不?姐一定对你好。”

  寿儿被罗羚撩拨的一阵心痒难耐,急忙应道:“嗯。我也会对羚姐好的。”

  “好寿儿,真乖!”说着罗羚就把一张香喷喷的粉脸蹭在了寿儿杏吧首发的玉面上。

  寿儿哪里经过这种场面?脸上一阵阵火烫,局促的手脚不知该往哪里安放才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羚那“咯咯咯”的轻笑声已经在远方回荡时,寿儿才回过神儿来。

  “真是个妖精,怪不得她男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看来并不只是她男人的过错。” 寿儿望着罗羚那早已远去的曼妙杏吧首发身影在心里暗暗腹诽着。


【未完待续】

字节数:1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