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篇连载  »  【淫途亦修仙】【第九章】【作者:渚碧礁】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cc--驻吧作家:渚碧礁

第九章
  二级灵兽尾毛、四级妖兽肋骨炼制的中级符笔沾满一级妖兽灵血配制的丹砂,顺畅地在妖兽皮毛制成的符纸上符画着紫雪独创画法的冰盾术法阵。灵力瞬间被灌入笔尖,再通过二级灵兽三角麋鹿的尾毛均匀地灌注在一条条特殊弧度的法阵符线上杏吧首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话果然有道理。这两天来寿儿猫在自己的石屋内一遍遍地在中阶妖兽符纸上用中级符笔符画着紫雪独创画法的冰盾术法阵,成功率稳步提升。等到第二天夜晚一百五十张中阶妖兽符纸全部用完时,他竟然成功的炼制成了四十九张初级中阶的冰盾符。成功率突破了三成,大大超乎了他的预料,如果不出意外,再练习几百张他的成功率肯定还将有不小的提升,那样利润就相当可观了。

  正在寿儿心情舒畅之时,他隐隐感觉到灵兽袋中的小淫猴似乎也苏醒了,正透过心神沟通他想要出来觅食,一拍灵兽袋把小淫猴放了出来。

  这淫猴一冒出来就冲着他“吱吱吱”地伸手要吃食。这大晚上的哪里去给它找灵果?在储物戒指里翻来找去,也就那一大堆一大堆的四级蛇肉可以做成美食了。没办法取出来一大块,在石屋的火盆里支起了个烤肉的架子就烤了起来。

  边铐着四级蛇肉,寿儿边观察着小淫猴这次苏醒过来后的变化:只觉得它的皮毛比以前好像更加银亮了,眼神似乎也更清明、有神了,似乎比以前更有智慧了似得。不过个头倒是没看出来长大。用神念默默在它身上扫了一遍感受它气息上的变化。很明显它的气息似乎比以前更加的强盛了几分。

  “看来喝了四级银蛇的骨髓它的修为也提高了一些,或者进阶了也说不定。也不知它现在算是几级的灵兽?”寿儿在心里嘀咕着。

  寿儿以前都是喂这泼猴灵果,要不是这次它喝了四级银蛇的骨髓就修为增加的话,这次他还是不会想起喂它烤蛇肉吃的。寿儿想既然它可以喝四级银蛇的骨髓那么就一定可以吃蛇肉。两者本质上是同一类的食物。

  果然蛇肉刚刚烤好,还不等散热,那泼猴就急着“吱吱吱”的用一双爪子够着想吃了。用小清风术吹在蛇肉上帮它降了温,递给了泼猴,它一把就夺了过来,抱着一大块蛇肉推开房门就跑了出去,好像生怕寿儿抢它的吃食似得。

  这淫猴已经跟随寿儿在灵兽谷生活了两年多,对周围的环境极其熟悉,平时寿儿就懒得管它,任它出入房门自由。这次自然也不会去操心它了。见它抱着蛇肉跑出门去后,便不再操心它,开始了每天的喝四级银蛇骨髓打坐炼化、例行修炼。

  玉盘般的明月高高挂在夜晚天际,银色的婆娑月光泼洒在了灵兽谷一排简陋石屋的房顶之上。月光下一只银色小猴蹲坐在屋顶上,它吃完了手中的蛇肉后,又摆弄着腰间的灰色储物袋,瞬间一只白色的大蛋出现在了它的两只爪子间,它先用牙齿咬了半天无处下口后,便灵机一动,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大瓷瓶来,拿起瓶底狠狠地磕在蛋壳上,“咔嚓”一声,蛋壳破开了一个小缺口,它欣喜地把嘴对准了哪个缺口,缓缓举起了哪个大蛋,里面的蛋清随即沿着缺口缓缓流入了它的口中。小猴子喝了一大口后,迅速将那大蛋、瓷瓶都收入了储物袋中,不久身上就冒起了氤氲的蒸腾灵气烟雾。

  月光下这银色猴子学着寿儿打坐的样子,开始慢慢炼化起了那团团升腾起来的浓郁灵气之雾。渐渐地这银猴似乎连一丝丝蓝蒙蒙的月光精华也吸收进了体内。

  翌日清晨,寿儿醒来时小淫猴正酣睡在他的怀里。寿儿摇摇头无奈地又把它收进了灵兽袋中,任其沉睡。今日是跟罗羚约定好的交换初级中阶冰盾符、初级中阶妖兽符纸、妖兽灵血丹砂的日子。寿儿跟钟师兄打了招呼后就奔出了灵兽谷。

  接近坊市时小心谨慎的寿儿又躲进树林里做了简单的伪装。在约好的哪条小巷里等了半个多时辰后,终于远远地看到了穿着一身绿色衣裙的熟悉成熟女子身影。不知怎得寿儿只看到那身影心脏就开始“嘭嘭”直跳。他想起了那天下午临别时罗羚对他所做的暧昧举动,那亲昵的举动每每寿儿想起来心里都悸动不已。

  “这个妖女。”寿儿装做在心里狠狠骂道,可依然难以掩盖在心里对罗羚到来的急切期盼。

  罗羚远远地看到了他,脸上就露出了娇艳如花的笑容。寿儿强自装作一脸平静的样子来掩盖内心的异动。

  罗羚一到来就眯着一双春情荡漾的杏眼上下打量着寿儿。寿儿局促不安道:“羚姐,怎么了?”

  “嘻嘻,你怎么又捂上左眼了?本来挺俊的一个孩子干嘛故意打扮丑呢?是不是怕女孩子见了你死缠着你?”罗羚的口吻明显带着挑逗的意味。

  “不,……不,……不是。我左眼见风流泪。”寿儿结结巴巴地说道。

  “是吗?来过来,我帮你看看。”罗羚说着就伸手拉住了寿儿的手,拽着他向小巷深处,商铺的偏僻墙根后走去。

  一到墙根后罗羚一把就把寿儿捂在左眼上的布条扯下来,然后便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粲然俊逸的星目,高挺的鼻梁、坚毅的唇线,端详个不停。

  “寿儿,你可真俊,你要是我的孩子就好了。我就可以天天疼爱你了。”说着罗羚竟把自己丰腴的身子软趴趴地抵在了寿儿的怀里。一双鼓胀浑圆的玉女峰也顶在寿儿的胸膛上。平坦、软绵的小腹也紧紧地抵住了寿儿的裆部。

  寿儿闻着罗羚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感受着胸膛上抵着的弹性十足的肉团,下杏吧首发身渐渐有了反应,很快就硬挺了起来。他怕被罗羚发现自己的窘态,赶紧推开她,强装平静道:“羚姐,咱们还是说正事儿吧?我带来了炼制好的中阶冰盾符。”

  “哦?成功了多少张?”罗羚像没事人一般问道,仿佛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暧昧的举动一样。

  “四十九张。”

  “不错嘛!这么高的成功率?咱们肯定能赚。拿出来给我,我一会儿就去坊市交一块灵石,租下一个摊位摆摊卖卖看。”罗羚命令道。说着她还从储物袋里取出来她做好的妖兽皮符纸、丹砂递给了寿儿。

  寿儿从怀里取出了那四十九张符箓交给了罗羚。她接过了符箓注意力马上就全部落在了这散发着丝丝寒意的符箓上,她竟然像刚才盯着寿儿那样盯着符箓仔细端详着,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惊喜的面容。

  她突然抬头道:“寿儿,我新给你的这二百张妖兽皮符纸、丹砂,你多久能炼制出来?”

  “大概两三天吧。”

  “好,那咱们三天后在风刃鼠洞口再见,到时候我再给你新做的符纸、丹砂。然后咱们再去杀几只风刃鼠。”

  “嗯,好。”

  “寿儿不多说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试卖了。三天后再见。”说着罗羚就急火火地飞驰而去了,对寿儿没有半分的留恋。

  “见钱眼开的女人!”寿儿心里说不出的失落,狠狠地说道。他隐隐觉得罗羚刚才对他那么暧昧就是为了能尽快地从他手里把那中阶冰盾符套走。这女人对灵石的热情似乎比对自己更热烈多了。

  寿儿又戴上了哪个布条捂住了左眼,在心中又咒骂了两遍罗羚后悻悻地离开了坊市。好不容易见次面竟然这么快就分开了,他心里空唠唠的又回到了灵兽谷。又开始了新一次的辛苦炼符之路。

  随着炼符手法越来越熟练,成功率也越来越高了。第二天下午当他炼制成功了第五十三张冰盾符出来喂食灵兽时,特意又去饲养三角麋鹿符阵里查看了一下四级蛇蛋的孵化情况。

  令寿儿惊喜的是:当他用腰牌打开饲养符阵,踏入进去时就看到水潭里一条银色小蛇正在水中盘旋游动。嗅到了寿儿的气味后,哪条小蛇急速地盘旋着游动了过来。一贴近寿儿就亲昵地缠上了寿儿的小腿,还不停地用小脑袋刮蹭着他。

  看来滴血认主十分成功,这小银蛇已经把寿儿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忽的通过认主之间的心神感应,寿儿得知这小蛇在跟他要吃食。

  “奇怪,按照培育妖兽典籍上的记载,幼蛇的初次进食不是要在十天后首次蜕皮后才开始的吗?这小银蛇怎么现在就要吃的?莫非四级银蛇之后跟普通蛇不同?”寿儿嘀咕道。不过内心已经开始琢磨喂它吃什么了。

  “普通幼蛇吃小鱼、小青蛙、小老鼠、可这一时半会儿的我去哪里找这些小动物啊?”寿儿在头脑里思索着对策。

  “不如试试哪个肉?……”

  寿儿在怀里一摸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大块四级蛇肉来,用宗门小飞剑把肉割成一小条一小条的,拿起一条喂给小银蛇,这小银蛇一吸溜就把一条四级蛇肉吞进了肚子里。然后继续仰着头、张着嘴跟寿儿索要。

  “哎呀,还好它什么也不懂,没有吃出来这是它……”寿儿不再瞎想,只要这小银蛇不避讳,他可不在乎给它喂食这四级银蛇的兽肉,按说这四级银蛇的肉一般灵兽吃了肯定会增长修为的,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吃食。

  喂饱了小银蛇,这小蛇就缠着他的小腿不想离开寿儿了。可寿儿想:它现在才刚刚孵化出来,毫无战斗力可言,如果每天把它藏在灵兽袋中对它的成长并不利,还是生活在自然环境中对这小蛇成长更为有利。于是寿儿并没有把它带走,而是继续让它生活在三角麋鹿的保护之下。

  四级妖蛇的惊人战斗力寿儿是亲眼见过的,他是打算把这小银蛇培养成他的战斗灵兽的。他目前的两个灵兽一个也不擅长战斗:小淫猴,主要擅长于寻找天材地宝,兼平时无聊时陪他说话解闷;三角麋鹿,主要作为他的坐骑,本身就是食草类的温和灵兽,也不擅长战斗。所以寿儿把以后跟自己出去打斗的帮手之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小银蛇身上。

  那四级妖蛇除了会口喷冰锥、不知名毒雾外,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会隐身,这可是最实用的一招。寿儿想试试这刚孵化出来的小银蛇有没有继承它母亲的超能力,便用心神沟通小银蛇,让它隐身一下试试,结果这小蛇果然听话,开始尝试。不过效果不佳,仅仅做到了部分背脊的鳞皮透明而已。看来层级还不够,还需要不断进阶才行。

  又用心神沟通让它口吐冰锥、毒雾。可这小蛇努力张口吐了半天,除喷出一条汁液出来外什么也没喷出来。

  “唉,我也是太心急了。这小银才刚刚孵化,还太小。估计吃一段时日的灵肉之后才能进阶吧?”

  寿儿走到他挖的哪个孵化蛇蛋的小坑里,见灵石早就消耗一空化为了齑粉。

  “咦?蛇蛋壳呢?怎么没了?三角麋鹿是草食灵兽肯定对蛇蛋壳不感兴趣的。难不成是被这小银给吃了?”寿儿满脑的疑惑。

  “既然这只孵化成功了,那就再孵化一只好了,反正灵兽袋有四个灵兽空间,以后出去打妖兽可以带上两条战斗小银蛇。嘿嘿,那岂不是要无敌了?……”寿儿美美地想着,就又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大蛇蛋出来。

  又用灵石把它围了起来,再滴上自己的血,涂抹满整个蛋壳,再用枯草盖住,然后就离开了。小银一直尾随他到了阵法出口,直到碰到了阵法阻隔屏障才不甘心的遥遥地望着寿儿离开。

  寿儿最受不了这送别的场面,他不敢回头去看小银那眼巴巴渴望与他亲近的眼神儿。狠着心低头一通猛奔这才脱离了小银的视线。

  “唉,果然是滴血认主的灵宠,把自己当成了亲人。跟半路抱来,用控灵术强行认主的小泼猴比起来这小银的忠诚度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呢。哪个泼猴一直以来都对我不服、不忿的。也就是迫于控灵术的压制才没有敢造反。”寿儿在心里比较起了两只灵宠来,怎么都觉得还是滴血认主的灵宠忠诚度更高。那泼猴对自己意见很大,随时都有叛变的可能。

  说起这小淫猴来寿儿用神念感受了一下灵兽袋,小淫猴不知何时早已醒来,看样子正在灵兽袋中憋得难受。一拍储物袋把这泼猴放了出来,现在灵兽谷中只他一人,倒也不怕被人看到自己的灵宠。讲真:即便是被内门师兄看到了,他们也认不出这小淫猴是灵兽谷中那两只二级觅宝灵兽所生,因为两者差异太大了,任谁也不会认为这小淫猴是觅宝灵猴。反倒是钟师兄那只小觅宝灵猴他是决计不敢暴露在外的,他那只人家一看就能认得出。

  回味着孵化出小银蛇的满足感,寿儿猛然想起了自己委托那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所炼制的隐身斗篷的七天之约,好像已经到时间了。他真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试试穿上那隐身斗篷后效果了。

  寿儿想好了,明天就轮到自己出谷了,又正好是跟罗羚约定的三天之期。他也正好可以先去坊市那家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取了那套隐身斗篷,然后再去找罗羚用炼制好的中阶符箓交换符纸、丹砂,兼再杀几只风刃鼠。

  这夜寿儿继续在石屋里专心地画符,而小淫猴又偷偷溜出了门。轻车熟路地爬到了石屋房顶上,又摆弄出腰间的那个灰色储物袋来,从中取出一个破了壳的大蛋,举起蛋里喝了一口蛋液后浑身冒起了灵气白雾,又开始学着寿儿有模有样地打坐炼化了起来。继续在房顶上月光的照射之下吸收着蓝蒙蒙的月光精华……

  翌日清晨,寿儿早早的起床,把睡在怀里的小淫猴收进了灵兽袋里,就匆匆奔出了灵兽谷。他今天有好多事要做,可不能耽搁了时间。

  又在坊市附近简单做了伪装,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那家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

  寿儿一进店门,由于时间尚早并无其他客人。哪位几天前接待他的凝气后期修为的炼器修士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他太特别了--独眼。

  “这位小友,你可来了。昨天就是七天之约的到期日了,我见你没来,还以为你…杏吧首发…”哪位接待修士不无担心地关心道。

  “谢谢道友挂念了。我那斗篷可炼制好了?”寿儿更关心的还是那件隐身斗篷。

  “好了好了,其实前日就已经从古剑门分店送过来了。你来的正好,我这就给你取来。”

  一盏茶的时间这位修士就从楼上拿着一个小木箱走了下来,递给寿儿道:“你先试穿一下效果,如果满意的话……”

  寿儿当然知道人家是在催要报酬,连忙从怀中储物戒指内取出二百一十块下品灵石放在了一旁的货柜上,道:“好,我这就试试看。”

  打开木箱从中取出了一件银灰色的长斗篷,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这斗篷不愧是筑基境界的地级炼器师所炼制,不但做工精湛,这蛇皮斗篷鳞皮上还泛着丝丝神秘的幽光,一看就非凡品。

  套在身上,注入灵力,这时那店铺的接待修士已经适时地举过来一面大镜子,寿儿就站在镜子前,却看不到一丝自己的身影。他左动动右晃晃,镜子里依然看不到他的身体,甚至连丝毫变化都没有。

  “不错不错,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只是这平时使用之时可有什么需要注意之处吗?”寿儿咨询道。

  “这隐身斗篷只对凝气境的修士或者三级以下的妖兽有效。筑基境修士由于已经在识海中形成了强大的神识,所以这隐身斗篷很难躲过神识的扫描。不过由于这斗篷之上刻画了中级蔽息法阵、中级隐身法阵,所以即便是筑基修士也只能在神识里感知个模模糊糊,看不仔细……”这名接待修士详细地介绍着。

  ……

  寿儿怀揣着刚刚到手的隐身斗篷满脸兴奋地向坊市外走去。有奇装在手不免在头脑中幻想着这隐身斗篷的各种妙用。

  “要是穿着这隐身斗篷去偷偷看看苏嫣,应该不会被她发现吧?”寿儿在心中暗暗畅想着。

  “寿儿哥哥,是你吧?”柳寿儿刚走出坊市就听到身后一声熟悉的娇脆女音在喊他。

  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在这道神宗跟他最亲近的小苏妍。

  “不是吧?只是背影都能被她认出我来?”寿儿一阵寒意涌上心头,要真是如此的话,自己这伪装还有什么意义?不过稍微想了想他也就释然了:在整个道神宗能认出他背影的也就小苏妍这机灵鬼一个而已。钟师兄天天只关注漂亮女修,倒是还真未必能认出他的背影来。

  既然在小苏妍面前这伪装无效,寿儿索性趁还没转过身来被发现自己伪装了之前,就一把扯下了那捂着左眼的布条。然后换上一脸灿烂笑容就转过身去。

  “小苏妍,你是刚从坊市……”寿儿扭过头来刚刚开口说了半句就呆住了,因为在他身后的不止小苏妍一个。还有他朝思暮想的婷婷袅袅的苏嫣。不过令人生厌的是她旁边还左右各站着一名男修,护在她左右。

  苏妍见寿儿的眼神有些发呆,连忙解围道:“寿儿哥哥你也是刚从坊市出来吧?买了什么好东西?”

  “嗯,是是。我买了两张防御符箓。苏妍,你们去坊市这是……?”寿儿喏喏道,不敢再看苏嫣。因为他一见到她心跳加快地就几乎要蹦出胸口来。他连忙低下了头,一看到苏嫣他就想起了那晚自己所做的春梦,想起了刚刚自己还打算穿着隐身斗篷去偷窥人家。一想到这丢人的事,他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如同炭火般火烫。

  “哦,我们在功德堂接了猎杀二级妖兽的宗门任务,可宗门给配的那把下品法器飞剑太差了,所以去坊市买了几件不错的法器……寿儿哥哥,你看我新买的中品木杖如何?”苏妍说着就走到寿儿身前,把一根散发着乙木灵气的木杖递到寿儿手里。

  苏妍是水木双灵根,这木杖自然是合适她灵根属性的法器。寿儿心中慌乱,哪里有心情品鉴?只拿在手中片刻就连声道:“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嘻嘻,我精心挑选的,当然不错咯!寿儿哥哥你一会儿有事吗?要是没有的话不如咱们做伴儿一起去打二级妖兽怎样?”苏妍刚刚买了趁手的新法器心情正好,便盛情邀约寿儿。

  “没事儿,没事儿。我正想找个事情做呢。也好既然这样我就跟你们一起去吧。”寿儿正巴不得同苏嫣同往,哪里还会拒绝?

  不过想起还在风刃鼠洞口苦等着自己的罗羚,寿儿暗暗在心中抱歉:“对不起了羚姐,这次情况特殊,我就不能去赴约了,等下次见了面我一定给你赔罪。 ”

  “妍儿妹妹,他修为太低了。要是万一不小心被二级妖兽伤到了可就不好了。你说是吧?”站在苏嫣身旁的一名瘦高年轻男修鄙视道。

  “是啊,是啊,妍儿妹妹,以他的修为恐怕只用御风术飞驰到几百里外的蒙邬山脉深处就已经气喘吁吁了,哪里还有力气来帮咱们打二级妖兽?他去了恐怕只会是咱们一个累赘而已。”另一名站在苏嫣身旁的略胖男修也鄙夷地看着寿儿道。

  “这……”小苏妍被这两人说的有些没了主意,求助地看向了姐姐苏嫣。

  寿儿也偷偷瞄向了苏嫣,指望自己钦慕已久的梦中情人能帮自己说句话,很显然那两名男修也是苏嫣的仰慕者,对她的话肯定是言听计从,只要她开口为自己美言两句,那两个家伙也不会再多说什么的。

  “妍儿,猎杀二级妖兽可不是闹着玩儿,是很危险的任务。到时候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就不错了……”苏嫣淡淡地说道。

  寿儿只听了多半句,心一下子就冰凉冰凉了。脑袋“轰”的一声就炸裂开来。他整个人像是突然被人推下了万丈断崖,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直以来被别人鄙视他不在乎,他自认为自己有自己的修行目标。道不同不相为谋!可今天他被自己一直以来敬若女神的苏嫣鄙视了。这个中滋味却太让他苦涩、难受了。寿儿突然明白一个道理:他并不是不在乎任何人的鄙视,关键是鄙视他的哪人是不是他心里最在乎的人。

  被自己内心最在乎的人鄙视,那滋味任他心智再坚韧也是忍受不了的。

  “寿儿哥哥,对不起。那要不下次我约你单独去打低级妖兽吧?”苏妍涨红了一张小脸,道歉道。显然她是很在乎寿儿的内心感受的。毕竟她是这道神宗里跟柳寿儿最亲近的修士了。

  “哈哈哈,没事儿,没事儿!我刚刚想起来其实我约了人去打一级妖兽风刃鼠。刚才我给忘记了。哈哈哈!小妍儿,我得赶紧去赴约了。你们赶紧去忙吧,再见了啊!”寿儿强忍着要滑落出眼眶的泪水,低头就是一通疾驰狂逃。他不敢再看苏妍,怕被她看到自己在眼眶里打着圈的泪珠。

  苏妍望着柳寿儿落寞而逃的忧伤背影鼻子一酸,险些也流出泪来:“寿儿哥哥,我知道你是最刻苦努力的。就算是天下人都看不起你,我也不会!我知道你将来终有一天会无比强大起来的!”

  ……

  心情悲怆的寿儿漫无目的的一气飞驰,脑袋里哄乱如麻,也不分方向只是一味的低头狂奔。

  心中忽然感到一阵熟悉、安心的感觉。他这才落寞地安坐了下来,举目四望,顿时愕然:原来不知不觉中他竟又回到了灵兽谷他的那间破石屋中。看来潜意识里他已经把这破石屋当作了他可以独自舔伤的温暖港湾了。

  “我必须强大起来!让所有曾经看不起我的人后悔之前对我的蔑视。”

  哪个男人没有自尊?哪个男人不想强大?哪个男人甘心天天被人鄙视?尤其是自己最在乎的女人的鄙视?虽然柳寿儿只有十五岁可他本质上就是个男人。

  寿儿躺在哪张破床上开始又一次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修仙之路。以前他没有受过这么沉重地打击,所以也从来没有太认真地思考过自己的未来道路。

  是继续这么天天遭人白眼,碌碌无为地混下去?还是干出一番让万人景仰的大事出来?是继续这样对修行无欲无求?还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拼命提升修为,让众人敬仰?

  “要变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变强!”寿儿最终还是在心里做了杏吧首发决定。

  “怎么变强?”寿儿又开始思考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想到这个问题他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卷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想起了“欲炼此功先炼其体。需先将其体修炼为‘欲体’。要成‘欲体’需吞食炼化世间致淫灵兽:龙、蛟亦或蛇,其中之一妖丹即可成。”的提示。

  想及此,寿儿情不自禁地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哪颗散发着磅礴灵气波动的鹅蛋大小的四级银蛇的妖丹来。同时又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那卷古朴的记载着《本源真经》的兽皮。

  从这颗妖丹上散发出来的浩瀚灵力波动,寿儿知道:只要把这颗四级银蛇妖丹炼化了,修为肯定会至少突破一层。而且身体也会变成修炼上古天级双修功法《本源真经》所必须的体质。可是……

  当寿儿再一次仔细阅读此卷时,看到那几个关键词语:‘致淫灵兽’、‘欲体’他就犹豫了。因为仅从字面涵义上也大致能猜到这个所谓的‘欲体’体质将来是个什么状况。如果他猜测的没错的话,自己将来肯定会变成和罗羚的男人一样,天天沉迷于淫欲之中不能自拔。

  唐忠那一副淫欲过度的模样再一次浮现在寿儿的眼前,他心头一个激灵,唐忠的鬼样子可不是他所向往的。不过他猜测所谓的‘欲体’大致就是那么一副鬼样子。

  寿儿把妖丹放到嘴边,又拿开。再放到嘴边,一阵苦思之后再被拿开。变强,他是肯定愿意的,可要是为了变强就丧失做人的底线,迷失于淫欲之中,这好像有违柳家祖祖辈辈的首戒:“万恶淫为首!”

  正在他反反覆覆、犹犹豫豫之间,突然感到天地灵气剧烈变动,小石屋内的灵气有被全部抽走的趋势。

  “怎么回事?”寿儿一惊,连忙把妖丹、古卷收进戒指中,打开房门冲出去查看缘由。

  四下略一张望便看到:道神宗主峰顶天际一圈圈漏斗云正在缓缓形成,旋窝状云卷渐渐变厚、变实,周围数十里范围内的灵气都被那旋窝慢慢卷席汇聚了过去。

  “那是……那是什么?”寿儿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天地异象。担心主峰发生异变,所以急忙施展御风术奔出灵兽谷向着主峰飞驰而去。

  路上一道道身影汇集向了主峰山脚下的大广场,众人皆聚在此举目驻足观看。同时寿儿也听到了渐渐汇集而来的众多师兄、师姐们的议论之声:

  “那是……那天地异象,灵气汇集成斗云!莫不是结丹异象?”有位见识渊博的中年师兄惊讶开口道。

  “不错,不错,的确是凝结金丹时才会形成的结丹异象!贫道几十年前有幸见识过西峰秋峰主的结丹异象,跟此景十分的相似。”

  “这么说是有前辈喜结金丹咯?各位可知是那一位吗?”

  “听说最近雅仙子正在闭关冲击金丹。莫不是雅仙子她?……”一位修士好像想起来了,于是惊呼出口。

  “天啊,居然是雅仙子,太让人羡慕了。”一位女修语带艳羡道。

  “唉,雅仙子更距离我等飞远了一些,变得越来越高不可攀咯。”一位男修落寞道。

  “就你?才筑基初期的修为就敢打雅仙子的主意?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位女修愤然指责道。

  ……

  “诸位,诸位,贫道可是听说这适逢结丹异象之时正是吾等感悟天道之时啊!如此大好时机正是提升心境之时,诸位道友可不要错过啊!”有人好心提醒道。

  于是众人皆停止了吵闹,纷纷开始注视这天空越聚越厚的灵气云层,开始体悟天道,皆寄望能从中窥破一丝天机,明悟大道。

  寿儿也是这参悟天道人群中的一位,而且他恰巧正在面临修仙以来最艰难的抉择之时,他也寄望能体悟出上苍给他的一丝提示,好让他能做出最终的选择。

  寿儿盯着越转速度越快的旋窝状乱云,心绪亦是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索性开始任由头脑自主胡乱瞎想了起来。在纷乱的大脑信息中试图找到能瞬间点醒梦中人的明悟!

  “从大义者不拘小节,为大事者不惧小恶!”也不知在无际的脑海信息中苦寻了多久,忽的他想起了不知在哪里看到过的这么一句箴言。他只记得当时看到此句时颇有感触,便用心记下了,在脑海中留下了一丝印记。

  他反复琢磨着这句话,似乎颇为应合当下他所面临的艰难抉择:“为了修成大道,偶尔淫乐一下应该就是所谓的‘为大事者不惧小恶!’了吧?况且以自己的心性即便是吞食了银蛇妖丹变成了‘欲体’,自己也未必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神,自己有信心,是断不会变成唐忠那种一味沉迷于淫欲之杏吧首发中的人的。 ”

  雅仙子的结丹异象一直持续到了中午时分才缓缓消散,众人皆退散开了,许多人从此异象中感悟到了大道的一丝丝边缘,从而明悟。

  寿儿自认为自己也是这从中受益而顿悟的其中一人。他觉得那句“从大义者不拘小节,为大事者不惧小恶!”也许正是上苍给他的指引。而他也不负上苍厚爱,从中最终做出了自己的抉择!

  灵兽谷,寿儿在钟师兄的石屋大门上留了字条:“钟师兄,吾欲闭关几日,谷中琐事还望多多担待,待出关后再图报答。先谢过了。”

  返身进了自己的小破石屋内,既然已经明悟便不再犹豫,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那颗鹅蛋大小的四级银蛇妖丹来,一口吞下!

  在心中一遍遍默念:“从大义者不拘小节,为大事者不惧小恶 !”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节数:2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