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转)沉罪的伽蓉 作者:UZI
有光明的一面,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

  除了太陽底下美好的善行之外,在人們沒能察覺的地方,依舊存在著不少名
為罪惡的陰影。

  特別是這個被魔靈靜悄悄地入侵的世界。

  不過,有黑暗的地方自然也有光明。

  抱持著討伐魔靈的使命,受到瑋星賜予異能跟使命,被選上的星之戰士在世
人不知道的地方,以其力量守護著和平。

  而在這個叫作綿湩市的城鎮裡面,也不例外。

  「哈啊!」

  紫藍的光芒劃過。

  如墨般長髮飛揚,隨之而來的是斬擊獨有的尖響。

  隨著少女嬌喝,她手上那柄跟嬌小身軀毫不相稱的斧槍已經撕裂地面,留下
觸目驚心的斬痕;以少女為中心點,她的四方八面也早就被數之不盡的斬痕跟焦
痕蹂躪了無數次。

  但是少女的攻擊還沒有停下——因為她未有誅滅應該攻擊的對象。

  「這一次可不會給你逃掉了!」

  紫藍色的光芒在斧槍的尖端上形成刀鋒,在少女揮動手臂的同時於空中急速
地舞動,向著前方的黑影攻去。

  在鋒利的光痕間,牆壁地面甚至是阻礙在軌道上的金屬都冒著青煙融解,證
明了光刃帶著致命的高熱。

  少女的名字是宮伽蓉,正是被瑋星之力選上的戰士。

  她眼前的敵人自然是名為魔靈的怪物。

  幸運的是,阻礙感知的結界相當有效,讓她可以不需要顧慮無辜的途人。

  「只有這點程度嗎?」

  在紫藍光芒映照下,黑影的面目變得更為清晰。

  儘管大半邊身軀仍然跟普通的男性毫無分別,他的右手跟背脊就好像被別的
生物給侵吞佔據似的泛起了黯紅色,形成了不該在這世界存在的形狀。

  而這個不規則的構造,讓那把他半邊臉頰遮蓋的肉塊顯得更加猙獰。

  畸形的甲殼把紫藍光刃彈開,從男人脊髓處暴起的鱗尾同步展開反攻,卻被
少女的斧槍擊退。

  「不早點殺死我的話,這個人類就沒救了囉?」

  「你這卑鄙的魔靈……!」

  宮伽蓉知道,這個男人的靈魂再不早點救回就會被魔靈吞噬同化,完全成為
她們該要誅滅的怪物。

  那樣的話,她決計不能留情。

  可是,她卻沒辦法把可以拯救的性命置之不顧。

  「來吧,星選的戰士,讓我看看你的能耐?」

  說著,男人背上的鱗尾就把猶如花蕾的尖端打開,朝著少女吐出大量的黯紅
瘴氣。

  「閉起你的嘴!」

  紫芒揚空。

  催發瑋星之力,少女的斧槍燃起了紫藍的火光,把攻來的瘴氣如字面一樣無
情地抹消。

  斧槍翻空,在男人的右爪展開攻勢同時,她也揮動手上的武器進行迎擊。

  火花跟衝擊在無人街道上四散。

  「果然只有嘴上能說呢!」

  「那可難講哪……!」

  戰況一點點的傾向少女。

  帶著瑋星之力的光痕形成了餘炎,逐步將魔靈的進退範圍封鎖起來,更不用
說高熱帶來的傷害一直累積著;在少女越發凌厲的斧槍攻勢底下,只有右手以及
鱗尾能夠進行攻防的魔靈更難抵擋。

  鱗尾滑溜地在半空轉了一圈,將前端如爪般張開,帶著赤色的毒煙朝著少女
的腦袋急刺。

  斧槍一收,少女以槍尾的石突頂住了利爪的中心點,然後猛地下挫將男人的
攻擊彈回去。

  然後,血花伴隨同樣黯紅的瘴氣噴溢而出。

  宮伽蓉的斧槍無聲橫掃,斧刃已經重重歿入男人的右臂上面。

  「反應,居然變快了……!?」

  「看來你的侵食沒有我的動作快呢!」

  得意的一笑,宮伽蓉再度催起瑋星之力,讓整根斧槍被紫藍的光炎包圍。

  見狀,似乎是感到了來自本能的恐懼,男人毫不猶豫的往後急跳。

  可是如同少女所說,他太慢了。

  彷彿洪荒猛獸疾衝上天空一樣狂暴,紫藍光刃化成了沖天的星煌,把男人的
身體無情地貫穿。

  化作紫藍的火球,男人的身體墜落在遠方的柏油路面,發出沉鈍的聲音。

  不短卻也不長的戰鬥劃下了句號。

  「……呼。」

  確認眼前的魔靈不再反應,宮伽蓉才讓體內的瑋星之力散去。

  伴隨瑋星之力的消失,斧槍也化回了紫藍的光團回到了她的身體裡面,包圍
著四周的結果也慢慢開始解除。

  聽到四周慢慢響起屬於日常社會該有的喧鬧,她才鬆了口氣。

  在跟魔靈戰鬥的異能者中,宮伽蓉是個少有名氣的新秀女孩。

  因為容姿嬌美以及她跟外表不符的剛猛戰法,讓她被其他異能者以『韶星武
姬』這個戲稱,害她羞愧了好一段時間;不過,隨著實績累積下來,本來拿這個
名字取笑她的異能者也相繼閉嘴。

  現在,韶星武姬這個稱號,已經是綿湩市首屈一指的異能者的代名詞。

  「趁現在先把那個人身上的魔靈淨化吧……」

  趁人群還沒回復,她就向著男人墜落的方向跑了過去。

  穿過街道,她很快就在小巷裡找到了剛剛還在跟自己戰鬥的男人。

  身上的襯衫跟長褲帶著少量的焦痕,昏死的男人本來被魔靈侵食變異的肢體
已經回復正常,可是表情卻殘留著難言的苦痛。

  見狀,她馬上蹲在男人身旁,以瑋星之力查探他的身體狀態。

  沒有肉身的魔靈會寄生在其他生物上面,並侵食寄生者的靈魂進行奪舍,從
這個進化過程中得到永恆不滅的肉體以及更加強橫的力量。

  宮伽蓉以前曾經聽同樣是星選戰士的姐姐提及,在好幾年前她們與一眾異能
者聯手對抗過一個獲得了肉體的魔靈,可是犧牲了數十個精美才能將之誅滅的可
怕事件。

  所以,每當得悉魔靈出現,她都會第一時間將之討伐。

  「太好了,看來趕上啦……」

  再三確認男人的身體狀況正常後,宮伽蓉真正的放鬆下來。

  完成討伐任務,宮伽蓉就準備聯絡後勤的異能者們,把他帶回去進行更詳細
的檢查。

  拿出手機,順道確認了有沒有其他要事,她就觸按畫面——

  「……咦……?」

  手指還沒按下去。

  她的身體忽然失去了力氣。

  喉嚨,指頭,甚至是腦袋,都忽然沒法好好的反應過來。

  「大意了呢。星選的戰士。」

  宮伽蓉甚至連驚訝的時機都沒有。

  更正確來說,她並沒被給予任何反應的機會。

  佈滿了細鱗的刺釘無聲地貫穿了她的喉頭。

  「~~、~~~~!?」

  別說反抗,彷彿連動一根指頭這種簡單的事,宮伽蓉都沒法辦到。

  刺釘無聲地往後一縮。

  「~~~~!」

  「噢,小心啊。」

  失去力氣跟依靠,宮伽蓉的身體倒在男人的懷裡。

  只能發出微弱到會被四周雜音掩蓋掉,彷彿輕喘一樣的聲音,她不禁抬頭望
向那個應該沒被侵食的男人。

  然後,她就看到了恐怖的光景。

  男人的嘴巴猶如被粗暴地撕裂般大大張開,傳來脈動的刺釘觸手從那個足以
放下保齡球空洞裡面冒出。

  剛剛的聲音,也是從那根觸手張合著的前端響起。

  「~~~~~~、~~、~~!」

  「啊,對啦,我早就已經把這個傢伙吃掉了。」

  男人無聲地對她宣告著殘酷的事實。

  換言之,不管宮伽蓉再怎麼努力,即使把魔靈誅滅也好,她都沒辦法把這個
男人本來的靈魂拯救回來。

  悲傷跟絕望混雜在憤怒之中,讓她以剩餘的意志狠收狠瞪向眼前的魔靈。

  「幸好你們不習慣以弱戰強哪,不然死的十成是我。」

  以居高下的眼神打量著宮伽蓉的表情跟身體,魔靈滿足地說道。

  「嘛,沒在用心的話,星力再強也是被靈力當玩具的份。所以……」

  魔靈露出了邪異的笑容。

  下一秒,觸手再度化成刺釘狀,插進了她的胸口。

  「……你就當我的玩具吧。」

  胸口傳來了濃稠的甚麼東西。

  強烈的不適感以及全身冒起的疲乏感,很快就佔領了宮伽蓉的意識,讓她陷
入無邊的黑暗。


     *****     *****     *****


  宮伽蓉並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她只知道,在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不是身處本來的地方。

  兩隻手被反綁在柱子後面,雙腳也被大大分開以及固定成屈膝的狀態,她只
能靠著柱子維持半坐半跪的難堪姿勢。

  同時,她感到體內的瑋星之力脫離了意識的控制。

  不過她很快就能判斷這是取代繩子束縛著她四肢的觸手帶來的影響。

  (這裡是……?)

  四周的昏暗令她難以觀察環境。

  可是,從飄揚在空氣中的灰塵以及凝濁的臭氣,宮伽蓉勉強能夠判斷自己是
被關在某種廢棄的老舊建築物裡面。

  沒有任何雜音跟光源的窄小空間,讓她的腦袋也隨之沉鈍下來。

  (不過…………綿湩市那麼大……)

  感到連思考都遠比平常遲緩,宮伽蓉嘗試在腦海中翻找線索。

  雖然以前看過市區地圖的全貌,但是她沒法全盤記起。

  而且,這個環境也似乎不允許她繼續思考下去了。

  「啊哈,可愛的小戰士睡醒了嗎?」

  「!」

  毫不陌生的聲音把宮伽蓉的意識拉了回來。

  那個聲音的持主,她不可能忘記。

  從昏暗處慢步踱出,吞噬了男性寄主的魔靈對她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臉。

  「感覺如何啊?被瑋星選上的韶星武姬。」

  「…………」

  宮伽蓉以瞪眼代替了回答。

  魔靈是自己的死敵,她感覺怎麼可能會好。

  「哎呀?怎麼啦?沒回應?不舒服嗎?小肚肚痛痛了?」

  她沒有回答魔靈。

  催動著比平常緩鈍的意識,她努力嘗試制禦體內的力量。

  只要瑋星之力重新回到控制,宮伽蓉肯定可以把這隻魔靈消滅。

  「啊啊,我懂了,難不成我應該這樣子稱呼你嗎……宮伽蓉同學?」

  「!」

  她驚訝地抬起頭來。

  在這個時候,宮伽蓉才真正看清楚這個男人的長相。

  雖然一時說不出名字,可是她肯定這個人是自己學院裡面的心理學助教。

  「怎,怎麼會……」

  「咦,真的認不出來?拜託,你這個人連老師都不認得,也太無情了吧?」

  魔靈浮誇地叫喊起來。

  而在這個時候,宮伽蓉更加肯定眼前這個男人跟自己確實是師生關係。

  被魔靈刻意模倣出來的喧鬧口吻,正是這個老師平常跟學生們逗趣時最喜愛
的語調。

  鈍化的思考被憤怒佔據。

  自身的日常被冒瀆這件事,使她的意識燃起了不曾有的怒火。

  「你不趁現在殺死我,將會永遠後悔……!」

  然而,面對她的憤怒,魔靈卻是視若無睹。

  「啊啊宮同學發火了好口怕好口怕……然後那又怎樣呢?你這個蠢樣打算怎
樣討伐我?嗯?」

  「……咕!」

  宮伽蓉發出了不甘的聲音。

  如同魔靈所說,她的身體被緊緊的束縛著,體內的瑋星之力也因為魔靈的直
接影響而無法有效驅動,求救用的裝備也早已被魔靈卸下。

  要說她現在束手無策也不為過。

  「哎呀,你這樣不行啊。來,笑一笑。SMILE,OK?」

  「誰會想在你面前笑……!」

  她咬著牙吐出辛辣的回應。

  可是,宮伽蓉隱約感到了幾分不對勁。

  平常雖然也有激動的時候,可是面對魔靈的場合她總是能夠冷靜,從來不會
好像現在這樣子激昂。

  然而這份細微的違和感很快就被她的怒氣沖散。

  ——要是宮伽蓉能夠察覺當中的異狀,事態將會翻天覆地的改變。

  ——遺憾的是,這個機會並沒有被好好掌握到。

  「怎麼能這樣說呢,宮同學。我平常不是有跟你們說過,笑容是能夠讓人進
行交流的最古老法門,也是調情跟表達心思的重要形式——」

  「閉嘴!不要再模仿老師說話!」

  「哎呀,身為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你怎麼能夠這樣子對老師呼喊呢?平常
雖然我再不起眼,好歹也是助教喔?你看看這個熟悉的笑容。來,是不是感到壓
力開始減少,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了呢?」

  「我叫你閉嘴!」

  「我就是你的老師,身為學生要求我閉嘴,宮同學你也太過火了吧?肩膀
放鬆點,開心笑一笑,怎樣?」

  理所當然的,宮伽蓉完全沒辦法放鬆。

  那副在日常裡不時能夠看到的溫和表情,在魔靈的表現下充斥著嘲諷。

  憤怒跟緊張讓她的思緒更加混亂。

  凝濁的空氣化成瘴煙,讓她的呼吸不自覺地加快。

  「嘖嘖嘖,真是令人困擾的壞學生啊。明明高興的時候就應該放開懷抱好好
的開心笑哪……」

  「這種時候誰會感到高興!」

  她不禁發出了憤怒的叫喊。

  見狀,魔靈的眉頭不著痕跡地跳動了一下。

  ——要是宮伽蓉留意到魔靈的反應,狀況將會出現劇變。

  ——但是,被各種情緒沖昏頭腦的她,並沒有冷靜判斷跟觀察的機會。

  「喂喂喂怎麼會不高興啊?現在的狀況要是沒法感到高興的話,那你來說說
甚麼時候才會高興好不好?」

  「跟家人相聚,跟朋友玩樂……即使是被同僚捉弄也好,總比現在被你這頭
魔靈愚弄來得高興……!」

  「呵呵——你少說了傷害他人囉?」

  「甚……!」

  宮伽蓉的意識急劇搖蕩起來。

  魔靈那違逆常理的發言,讓她的腦袋一剎回復了清醒。

  然而,那陣搖蕩並不是單純的帶來刺激,更讓她混雜著各種情緒的思考隨之
奔騰起來。

  「啊啦,沉默了?承認了?也對哪,畢竟堂堂韶星武姬要是被發現有這種性
癖的話可就不得了啦。居然喜歡傷害他人甚麼的。」

  「你胡說!我才沒這麼想過!」

  「喔?那麼不知道是誰在小時候很喜歡拿訓練當藉口跟其他人打架,長大後
又拿自我防衛當理由把不良集團單挑掉的呢?」

  「才……才沒有這種事!」

  她慌亂地叫喊。

  可是,宮伽蓉根本沒辦法掩飾她語調中的動搖。

  ——也因為這份動搖,讓她忽視了魔靈知道自己的過去這個異狀。

  ——也因為這樣,她失去了最後一個扭轉局勢的機會。

  「怎麼會沒有?你在做出這種不該作的事……『犯錯』的時候,不是笑得很
開心嘛?怎麼現在又裝作不記得了?」

  「一,一派胡言!犯錯是壞事,我怎麼會因此高興!」

  「NO,NO,NO。我不是跟你說好壞,宮同學可不要逃避話題喔?我的
問題是,你犯錯的時候是不是很高興,就這樣而已,懂?」

  魔靈的聲音無情地鑽入宮伽蓉的耳裡。

  事實上,她在家族嚴厲的管教下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因此真的有藉由懲治壞
學生以及實戰訓練去將之宣洩。

  「我……我…………」

  即使只是持續了一段不算很長的時間,她亦確實被魔靈說中了。

  韶星武姬宮伽蓉,曾經以犯錯取樂。

  ——而這個細小的不堪往事,也成為了魔靈的突破口。

  「唉,慾壑難填,這種事我也是可以理解的。自己有很強大的力量,所以怎
樣使用也是自己的自由,而行使自由也是很快樂的,所以肆意使用力量傷害別人
就算是犯錯,會感到很高興也是正常的哪。」

  「不…………不對……不是的,我只是……」

  魔靈理所當然似的口吻刺激著她的思考。

  在她的腦海裡,過去的畫面一個接一個鮮明地冒起。

  宮伽蓉不禁渾身顫抖起來。

  想要反駁,想要爭辯,她卻驚覺自己無法切實地否認。

  「而且啊,傷害他人甚麼的,你不也對我不少同胞都作過了嘛?」

  「甚…………」

  「蹂躪,殘虐,輾壓,凌辱,甚至殺戮……你以為拿著維護世界和平這個看
起來很漂亮的字眼就可以無視你隨意奪去生命的事實了嗎?宮同學,我可沒教過
你逃避責任的喔?作了壞事就該認,OK?」

  「我…………我……」

  魔靈的言語化為了連番而來的追擊,毫不留情地刺激著宮伽蓉的意識。

  哪怕是一句話都擠不出來,她連呼吸都感到了困難。

  凝濁的瘴氣彷彿要堵住她的氣管跟喉嚨般,讓宮伽蓉的身體不自覺地開始痛
苦地抽搐,開始難堪地發燙。

  「不過呢,事實總比理論要好……」

  說著,魔靈靠近了宮伽蓉。

  「所以讓我們來作一點壞事吧。」

  「咦……?」

  而她那已經混濁起來的意識,自然沒法作出反應。


     *****     *****     *****


  跟同齡女性比較的場合,宮伽蓉的身體算是相當平均。

  形狀跟彈性都作出了絕妙配搭,34D的胸脯跟那不盈一握的纖腰形成了讓
無數異性目不轉睛的玲瓏線條,加上健康而苗條的美腿,更是使人目不暇給。

  可是,這副美麗的身體,現在正被第三者任意的撫摸著。

  「啊……噫,嗚…………放,放手……」

  「哎呀怎麼可以呢?這才剛開始不到三分鐘好不好,宮同學你應該堅持多一
下啊。」

  現在,她的身體被觸手往上拉扯,從半跪變成了腳尖勉強觸地的狀態。

  身上看起來跟薄風衣沒兩樣的防護服被左右拉開,內側的吊帶背心也被無情
地撕下,宮伽蓉的上半身現在只有一片運動胸罩。

  而這片胸罩也沒法阻擋魔靈的雙手。

  「嗯,這胸脯的彈性真是不錯,抓起來又軟又舒服,令我很高興呢。你是不
是也開始高興起來了?嗯?」

  「咿啊…………你,嗚!啊…………嗯,啊……」

  「看來真的高興起來了啊喂。我就說了嘛,犯錯作壞事能夠令你高興的。」

  「才,沒有……噫啊啊!不,不要…………噫,嗯嗯……」

  宮伽蓉扭動著身體。

  她並不是只想逃離這對魔爪,更是因為從身體內側逐漸冒起的火熱感覺令她
開始感到了舒服。

  體內的瑋星之力也彷彿在呼應這份本能的喜悅般躍動著。

  明明是不該感到舒服的事,她的身體卻是難以自制。

  「怎樣?舒服嗎?很舒服對吧?高興起來了是不是?」

  「嗚………哈……哈啊……」

  魔靈的鼻息吐在鎖骨時,讓宮伽蓉渾身劇顫。

  從胸脯傳來的陣陣電渡似的快感,更是使她的心神蕩漾難安。

  柔嫩的肌膚跟他粗糙的指尖不斷磨擦,隨著粗暴的動作搖盪起來的乳肉彷彿
表達著宮伽蓉意志的動搖一樣。

  「舒服的話,要說出來才可以喔。」

  「呼咦……?」

  「來,說。胸脯感覺怎樣了,說來聽聽,吧!」

  「噫啊啊啊!」

  魔靈的手指狠狠擰捏她的乳頭。

  而這道混雜在疼痛間的強烈刺激,也讓她的心防開始崩解。

  「好,好舒服…………啊,噫……胸,胸脯好燙……咿,啊,嗯嗯……好像
要……要燙傷了一樣……嗯!嗯,啊啊!不,不過……為甚麼…………會那,那
麼舒服……嗚,嗯嗯……!」

  「因為這是不好的事,你這是在作壞事啊。懂?」

  「嗯,啊,咿啊啊啊!」

  心臟猛烈的跳動著。

  身體不知不覺已經香汗淋漓。

  宮伽蓉的身體逐漸因為情慾而高昂,間接讓她的意識陷入錯綜複雜的感情影
響之中。

  ——宮伽蓉沒有發現她身處的這個廢棄倉庫早已佈滿了魔靈的瘴氣。

  ——她也沒察覺到自己昏倒前被刺傷的同時,也被注入了魔靈的瘴氣。

  ——內外交錯的共振影響,讓她的身心不無意識間開始依從魔靈的言語。

  「來,複讀時間。現在你在做甚麼?」

  「我…………我……」

  「SAY!」

  「噫啊!我,我被,嗚嗯……被,摸胸脯……」

  身體被魔靈愛撫著的宮伽蓉只能順從他的指令。

  同時,她只能回答的瞬間,就有一陣難以形容的甘美感覺從腦髓粗暴地沖刷
過整副身軀,讓她不禁愉快地顫抖起來。

  「被我摸胸脯是不是壞事?」

  「被,被摸……啊,嗯…………是壞事……咿,啊啊!」

  「被摸胸脯是不是很舒服?是不是很高興?」

  「是,噫,嗯嗯!很,很舒服……啊,咿呀!很……很高興……」

  宮伽蓉順從地回答著魔靈的提問。

  她已經沒法意識到這些問題在腦海中殘留著怎樣的關連性。

  「所以壞事很舒服,是不是,啊!」

  「噫,咿,啊啊啊啊~~!!」

  渾身劇震,宮伽蓉的下半身猛然痙攣起來,噴溢出半透明的黏稠愛液。

  討伐魔靈的少女被敵人的愛撫推上了高潮。

  在她的腦海裡,也被這個粗暴的手段烙下了『作壞事=舒服=高興』這個錯
誤而荒謬的邏輯。

  ——在她無從自覺之下。

  「嘿嘿,看來宮同學老實起來的話倒也挺會享受的喔?」

  「哈啊…………哈啊……噫,嗯…………」

  宮伽蓉連回答的力氣都沒有。

  混濁一片的思考裡面,魔靈的連番問答仍然迴盪著殘響。

  「這就是犯錯的好處,壞事的魅力,犯罪的快感了啊,懂了嗎?我可愛的宮
同學。」

  「犯……罪……?」

  宮伽蓉呢喃起來。

  犯罪云云,是跟她的人生無緣的事物。

  可是在這一刻,被魔靈用異常的手法串接起關連性,讓她的腦海出現了不該
有的動搖跟蕩漾。

  ——而她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的思考被默默地誘導著這件事。

  「要是再壞一些,感覺也會跟著三級跳喔?」

  宮伽蓉的心臟攸地一跳。

  她的腦海不其然地開始想像魔靈口中三級跳的感覺。

  本來只該跟深愛的人所作的親蜜行為,此刻變成了倒錯的淫靡愛撫。

  「……啊,啊啊……」

  那份觸犯了常理跟禁忌,使意識隨之錯亂的叛逆感跟身體殘留的甘美快感靜
悄悄地連動起來,讓她不禁發出了嬌美的喘息。

  在自己也沒有察覺的狀況下,宮伽蓉的思考開始朝著犯錯的方向墮落。

  「來,試試摸摸自己看看。我保證你一定會爽個找不著北的,到時候你就會
非常非常的開心了。試試,我幫你。」

  「啊……等,等等…………咿啊……嗯……」

  在觸手半強迫性的誘導下,宮伽蓉的雙手移到了自己的下半身。

  被魔靈用熟練的手法將牛仔褲脫掉,她的雙手很自然地指入了本來該被內褲
緊密保護的地方。

  陰唇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觸手撥開,她的手指很自然地被安置在那微微張
合著的蜜道入口。

  「啊啊…………噫,嗯……!?」

  「啊啦啦,怎麼這麼快就自動自覺給它自摸了,我還沒有叫開始啊?不過既
然你覺得舒服高興的話也是沒所謂啦,來,老師幫你。」

  「不,不是的……噫,嗯,啊啊!手,手指……啊啊!咿,嗯……!」

  「哎呀我又沒有抓著你的手指撥裡面,你在慌張個甚麼呢。」

  宮伽蓉已經甚麼都聽不進去。

  彷彿沸騰起來的腦袋沒法好好思考,她只懂得依從本能反應讓手指不斷在自
己胯間緊窄的蜜穴中進出,屈起指尖往內側的肉壁搔撥。

  魔靈的雙手也再次移到她的胸前,把那兩團柔軟的肉塊當成玩具一樣時而抓
捏時而拉扯。

  乳頭在多重刺激下早已勃突。

  雪白的肌膚也佈上一層層夾帶濃厚體香的汗水。

  不知不覺間,宮伽蓉的身體已經完全陷入了春情的慾火之中。

  「很舒服是不是?比剛剛更加開心了對吧?」

  「噫……啊,咿嗯…………舒,舒服…………啊啊!比,比剛剛……還要更
好……嗯啊!」

  「回答得很正確呢,宮同學。這全因為你在做的事情比剛剛更壞,所以也比
剛才更加舒服,更加快樂了喔。所以記著,做壞事令你快樂,懂?」

  「啊,噫,啊……壞,壞事…………快樂……咿,啊啊啊!」

  「比起和家人朋友一起更加舒服,更加開心,是不是?」

  宮伽蓉無法回答。

  碩果僅存的理智讓她作出了猶豫。

  可是,這些理智並沒有維持下去的能耐。

  ——在家人面前偷偷愛撫嬌軀的自己。

  ——跟朋友逛街時無言地撥弄蜜穴的自己。

  ——在魔靈面前春情氾濫,在戰友眼前公然自慰的自己。

  在腦海中閃現的光景讓她的理智很快就動搖起來。

  「說!」

  「啊啊,噫,嗯…………更,更加開心……啊,啊啊啊~~!!」

  渾身痙攣了好幾下,宮伽蓉的身體就在第二次絕頂之中軟攤下來,跪坐在魔
靈的眼前。

  從下半身噴溢出來的愛液把她的手掌都打濕了。

  到底那陣刺激來自魔靈的手,還是自己的手,宮伽蓉也沒辦法分辨清楚。

  瑋星之力在身體內鳴動著。

  然而,身體在不斷渴求的是那一陣又一陣難以按捺,期待著伴隨肉慾一起舒
展解放的燥熱衝動。

  「哈啊……哈啊…………嗯,嗚嗯……」

  呼吸早已凌亂不堪,宮伽蓉無法按捺地挪動著身體。

  手指帶來的刺激雖然殘留著,卻也已經沒有剛剛那麼激烈。

  「沒錯,做得很好喔,宮同學。順從自己的想法,繼續愛撫自己吧。老師我
會繼續幫助你,繼續讓你能夠做更多更壞的事情喔。乖,對了,往裡面摸。」

  「咿,嗯……哈啊……嗚嗯……好,好舒服…………」

  零散的思考沒法組織起來。

  在燥熱感之中麻痺的雙手撩撥蜜穴。

  微張的小嘴只能發出嬌喘跟呻吟,宮伽蓉的意識早已充斥魔靈的耳語。

  「然後可是更壞的,來,張嘴。」

  「呼咦……啊…………啊嗚!?」

  本能似地張開嘴巴,宮伽蓉馬上就感到強烈的窒息感。

  眼角能夠勉強看到魔靈早已脫下了長褲,把那根佈滿了青筋的粗長肉柱捅進
了自己的嘴中。

  她的嘴巴被魔靈的陽具堵滿了。

  「~~,~~!?」

  從陽具上傳來的脈動跟她心臟的跳動頻率微妙地一致。

  往喉頭猛頂的龜頭讓她感到了疼痛跟不適,可是那陣苦痛卻夾雜著難以言喻
的快樂。

  嘴唇,牙齒,舌頭,頰膜,最後是整個口腔。

  魔靈的性器官把宮伽蓉的嘴巴完全侵佔了。

  每個呼吸都會深切地感受到陽具的顫動,即使只是想要嚥下口水也會更加貼
切地感受到陽具的觸感。

  「嗚…………嗚嗯,咕……唔唔……」

  「唔呼,第一次口交就那麼自然地被我頂到喉嚨底,你果然是個先天要幹壞
事的料子。怎樣,宮同學,現在是不是覺得比剛才更加愉快了呢?」

  魔靈的聲音在宮伽蓉的耳邊迴響。

  他的聲音,他的吐息,他的體臭,他的脈動,都直接地藉由那根粗壯的陽具
傳到她的腦袋深處。

  熊熊冒起的情慾讓渾身發軟的宮伽蓉沒法抗拒這份感覺。

  ——深深植入體內的瘴氣,盤踞在意識的大量暗示,讓宮伽蓉失去了最後的
反撲機會。

  「咕……嗚嗯…………唔,嗯……」

  宮伽蓉的鼻息一點點地加重。

  瘴氣混合著愛液跟雄性體汗的異臭,從她的鼻孔直直鑽入肺裡。

  在魔靈讓陽具前進挪動時,她的口水都把表面的汗液跟臭汗洗刷下來,一拼
送進她的食道。

  黏稠的感覺從口鼻分別傳到她的腦髓裡面。

  「呼嗯…………嗚嗯,呼…………喔唔唔……」

  「宮同學越來越主動了呢,老師我真是老懷安慰哪。看來你已經知道主動犯
錯作壞事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了呢?」

  「呼嗯……唔,嗯…………呼,呼…………嗚唔,唔嗯嗯……」

  宮伽蓉興奮地吸吮著陽具。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她就從被動地讓魔靈挺腰抽送,變成了主動擺弄螓首
進行侍奉。

  她已經無意識地主動執行著犯錯這個讓自己歡愉的行為了。

  「來,仔細想想,如果被人知道你在作壞事,被人揭穿你在犯錯……甚至是
公然在很多很多人面前犯錯的話,是不是會比現在更加愉快啊?嗯?」

  「呼,嗯,唔,唔唔…………!?」

  強烈的衝擊在她腦袋裡炸開。

  追求情慾跟快感的混濁感情中,伴隨魔靈的耳語混入了一縷惡念。

  而這縷惡念,也讓宮伽蓉更加興奮。

  ——無視他人的責罵,追求快樂的自己。

  ——受到各方人們唾罵,仍然犯錯的自己。

  ——蹂躪哭罵的所有人們,依從慾望的自己。

  倒錯的背德感成為了讓宮伽蓉加劇侍奉的源動力。

  嘴唇不斷吸吮,配合下顎用力咬啜,少女賣力地以吸氣跟舔弄的動作刺激佔
領了自己嘴巴的陽具。

  不管是肉冠一樣的龜頭還是滲出稠汁的馬眼,她都沒有讓舌頭離開它們。

  「唔喔,怎麼忽然那麼會吸,哇喔,爽,不,不愧是韶星武姬……!」

  「呼嗯……啊唔…………嗚嗯……」

  魔靈發出的悶哼,此刻在她的耳裡成為了形同讚美一樣的聲音。

  發出愉悅的低吟,宮伽蓉伸出雙手緊緊擁抱著眼前男人的腰,讓陽具頂到自
己嘴裡的盡頭。

  ——她甚至沒有察覺到觸手早已解開了對自己的束縛。

  「啊,不行,要射,宮同學,伽蓉,給我嚥個乾淨!」

  「咕,嗚,唔唔唔………………嗚嗯嗯嗯~~!!」

  魔靈的雙手緊緊抓住她的反腦往前面猛按。

  下一秒,她的嘴巴就被白濁的奔流完全佔據。

  同時,那陣帶著惡辣腥臭的衝擊,也把她推到了第三次絕頂。

  「咕,嗚……!唔咕,嗚,咕…………唔唔唔~~!!」

  否。

  她的身體擅自開始連續絕頂。

  宮伽蓉只感到數之不盡的溫熱稠液從魔靈的陽具噴灑出來,不斷朝著她的身
體用跟灌溉無異的方式溢出。

  苦辣跟臭鹹的滑溜食感帶來了混亂味道,接二連三噴出的濁流強行堵進她的
喉嚨裡面,用著彷彿要把食道跟胃袋都完全填滿才滿足似的去勢,無止盡般一股
又一股的噴發出來。

  她的身體幾乎是每嚥下一口精液就湧起一波小小的絕頂。

  陽具源源不絕的強烈脈動,甚至讓宮伽蓉有了幾近千億的精子在自己的肚皮
底下靜靜蠕動,把她整個胃都當成私有泳池般來回游動。

  ——自己主動替應該討伐的怪物進行性愛侍奉。

  ——自己主動把怪物的精液嚥下,甚至都吞進肚子。

  「…………嗚,唔嗯嗯~~!!」

  這個事實令宮伽蓉的身體興奮地再次絕頂。

  更加漫長的高潮把她稍微回復過來的體力再度奪去。

  臉頰泛起春意溢發的紅潮,衣衫不整的半裸嬌軀早已滿佈香汗,宮伽蓉的思
考仍然沉醉在倒錯感跟絕頂的餘韻之中。

  一時間,昏暗的斗室中只有她那慌亂的呼吸迴響著。

  「伽蓉,如何?舒服到要飛了是不是?作壞事的感覺……『犯罪』的感覺是
不是比想像中更加美好?」

  「哈……啊…………是,是啊……」

  腦袋被連番快感沖刷到一片混沌的宮伽蓉只懂呢喃。

  呼吸間,喘息裡,她的身體也在不知不覺間接納著魔靈散依的瘴氣。

  戰鬥時,被襲時,射精時,她的身體也直接吸納了來自魔靈的瘴氣以及其濃
縮化的體液。

  ——那個荒誕的邏輯,早就在種種淫戲之間根植於宮伽蓉的意識中。

  ——違逆常識的暗示,也已經靜悄悄地在她的心靈裡開花結果。

  「可是伽蓉啊,其實我們還有更進一步的事情……更加美妙的壞事,可以現
在就做喔……」

  「呼…………嗯咦……?」

  「很簡單的,只要你順從我就可以了。」

  宮伽蓉嬌軀輕顫。

  仍然未曾滿足的情慾使她的身體蠢蠢欲動。

  她沒法說服自己去嘗試拒絕作壞事,沒法違抗犯錯帶來的甘美感覺。

  被稱為韶星武姬的存在,已經靜悄悄地開始墮入邪道。

  「你想想,要是身份崇高的韶星武姬甘願被魔靈的力量洗禮,成為連牲畜也
不如的淫亂奴隸……為了追求自己的快樂,屈服在應該誅滅的敵人手上,對昔日
的戰友跟無辜的人倒倒戈相向……這種『犯罪』一樣的事,不就是更加邪惡的壞
事了嗎?」

  「啊……啊啊…………!」

  魔靈的耳語迴盪著。

  宮伽蓉的身體站了起來。

  她的腦海已經擅自妄想著對戰友攻擊時的光景。

  「你想想,星選的戰士為了順從自己低賤的情慾,對魔靈言聽計從,肆意傷
害那些無力抵抗的弱者……背叛良心跟常識,捨棄跟其他人的羈絆,只是為了獨
自享受,沉淪在孤獨的快樂裡……這種背棄一切的『重罪』,不是比任何東西都
更加壞的事嗎?」

  「啊,啊啊…………呼,嗯啊……!」

  焦燥。

  背德。

  魔靈的暗示讓宮伽蓉的身心都陷入了無可按捺的興奮之中。

  ——在其他人都悲鳴地沉淪在絕望的光景中,只有自己一個能夠沉醉在犯
錯帶來的愉悅裡。

  ——長輩,摰友,同僚,血親,放棄其他一切事物,只是為了追尋低賤而
淫靡的肉體悅樂。

  這份錯亂的快感跟歡愉,已經足夠令宮伽蓉作出最『正確』的選擇了。

  「請……………給我……」

  「嗯?伽蓉你說甚麼?我沒聽清楚。來,再說一次。」

  「請你……賜…………魔靈……我……」

  「哎呀,老師我啊最近耳朵不太靈光,所以你那麼小聲的話我真心沒辦法
聽清楚。這樣吧,你說大聲點,然後配合一下擺個姿勢,那麼我應該就知道你
在說甚麼了。懂?」

  「哈啊…………咿,嗯……!」

  魔靈造作的回答讓宮伽蓉的身體顫抖起來。

  哪怕是尋常的屈辱,都成為了她的身體興奮的因素。

  「我,我明白啦…………請你,看著……」

  讓下半身對著魔靈,她維持著只用腳趾觸地的蹲坐姿勢,把兩個膝蓋往外
靠,讓雙腳朝左右張開,讓早已濕透並饑渴地張合著的蜜穴對著眼前理應為敵
人的存在暴露著。

  雙手很自然地移到後腦平衡身體,宮伽蓉另一隻手的纖指已經主動掰開柔
嫩的肉唇,並刺激著自己脹勃的肉豆。

  「請你……請你把我這個星選的戰士,盡情污辱……讓我的身體跟心靈完
全被你的力量侵佔……讓我,讓我可以…………嗯……捨棄自己的一切……作
最壞,最壞,最壞的事情……」

  任由多到溢出的愛液滴落在地上,她很自然地挪腰讓身體微微搖擺起來作
出笨拙卻率直的挑逗,並用力的挺胸,使因為發情而顯得更加紅漲的胸脯蕩起
陣陣誘人的乳波。

  發自本能的渴望使她不需思考就擺出了最能吸引異性的姿勢。

  「請你,請你盡情蹂躪我……即使讓,讓我被魔靈寄生也可以喔……名字
也好,人生也好,我都可以不要…………咿,唔嗯……請你讓我……可以為了
慾望……為了自己一個人的高興,嗚,嗯嗯……可以,可以把所有東西都犧牲
掉……」

  「也就是?」

  魔靈明知故問地作出了追問。

  宮伽蓉的身體興奮地抖動了好幾下。

  「請……請你讓我…………讓我『犯罪』……唔,唔唔~~!!」

  作出讓自己無法回頭的宣告同時,她的身體再次被推到了快感的絕頂。

  見狀,魔靈滿意地點了點頭,挺著已經高舉的肉棒靠近了她。

  粗暴地將宮伽蓉推倒在地板上,雙手壓住了她的肩膀,魔靈的陽具輕輕抵在
宮伽蓉未被任何異性進入過的蜜穴前面。

  感受著隨時會衝進體內的龜頭,她興奮地喘息起來。

  「我用甚麼頂在你的哪裡啊?伽蓉。答對有獎喔。」

  「哈,啊……你…………你粗壯的,大棒棒……現在,正停在我……我的小
肉穴前面……這樣,對不對啊……?」

  魔靈露出了猙獰的微笑。

  「答得真好。」

  然後,她的處女膜就被魔靈的陽具無情地頂穿。

  「咕,嗚,嘰啊…………!?」

  彷彿被撕開身體一樣的猛烈劇痛傳遍了宮伽蓉的身心。

  幾乎讓理性也隨之回復過來的凶惡挺進,把她乖乖留到此刻的純潔貫穿。

  「伽蓉,被一個既是老師,又是敵人的異性奪走處女,這種犯賤的行為是不
是很壞啊?沉溺在情慾甚麼的,對星選的戰士來說是不是很重的大罪啊?」

  「哈,哈啊……嗚……啊,唔唔唔~~!?」

  魔靈的聲音刺激著宮伽蓉的思考。

  彷彿隨時裂斷的神經在強烈的重重快感中發出了甘美的悲鳴。

  「噫,啊,啊……啊啊,嗯,那,那裡!嗯,嗚嗯嗯,啊啊!」

  「夾得,真緊啊!不愧是,處女穴哪!」

  以猶如動物一樣的姿勢重疊著身體,兩人狂亂地交合著。

  遠比尋常人類的性器官來得粗長,如字面般粗如兒臂的巨大肉柱無情地蹂躪
著宮伽蓉未經人事的蜜穴。

  每個進出,陽具都在緊窄的蜜穴中擠出不少愛液,龜頭的猛烈頂撞也讓她的
思考冒起了無數個由快感交織的火花。

  「裡,裡面!噫,啊啊,嗯…………給,給我!想,啊啊,想要!嗯……那
裡!嗚,唔唔……噫嗯~~!!」

  「被頂到子宮口就發狂甚麼的,伽蓉難不成是個先天欠幹的小騷肉嗎……可
惡好會夾……!」

  魔靈的陽具長到可以頂在膣底的圈狀蜜芯上,因此稍為用力的抽送也能夠把
她送上一個輕微的絕頂。

  而宮伽蓉執意追求快樂的嬌軀也在承受陽具的入侵同時不斷抽搐,時緩時急
地蠕動的肉壁毫無間斷地啜夾著陽具,在磨蹭間互相刺激著彼此。

  連愛撫都沒有,兩人只是緊抱著對方狂亂地交溝。

  小腹也幾乎被頂穿浮凸的肉紋,宮伽蓉的身體貪婪地迎合著不斷湧出的春情
跟快感。

  「嗚呼……要來囉,伽蓉!要被魔靈的力量完全污染囉!真的要犯下沒有回
頭路的大罪囉!」

  「好,好啊……來!請,請你給我!讓我墮落,讓我,噫,啊,嗯,啊,讓
我犯罪!噫嗯嗯……我好,好想,咿,更高興!」

  濃厚的瘴氣無聲無息地纏繞在兩人的身邊。

  手腳,髮絲,甚至是肌膚都逐漸被薰染成濃紺色,她也沒有理會。

  身體被物理性地侵蝕的疼痛在此刻也被轉化成快感,進一步刺激著宮伽蓉的
腦髓跟意志。

  「來吧,伽蓉,集中精神!你最期待的沉淪,最想犯下的大罪要來囉!」

  「嗯,嗚,嗯嗯,來,來吧!我……噫嗯,啊啊!我準備好,噫啊……請讓
我,啊啊,得到,更多……啊,嗯,啊啊……快樂,快樂啊啊啊~~!!」

  魔靈把整個身體壓在宮伽蓉身上。

  她同時感到了蜜芯被堅硬的甚麼東西從外面強行擠開。

  「噫,咕,噫啊啊啊啊啊~~~~!!!」

  讓喉嚨也要裂傷似的高聲呻吟迴響著。

  那是跟之前的高潮完全沒法比擬,讓她心神幾乎隨之散碎似的極美絕頂。

  超出常人份量好幾倍的濃稠精液從陽具中不斷朝向她的身體裡面噴發。

  「啊…………啊啊……咿嗯…………」

  聲嘶力竭的叫喊過後,她的腦袋完全沉淪在那份蕩漾感裡面。

  蜜穴一下子就被灌堵至超出承受界線,白濁黏稠得將近呈現塊狀的精液除了
滿溢到地板之外,就不斷帶著陽具的脈動往內猛灌,向著被擠出一絲隙縫的子宮
不斷湧至。

  在仍未停竭的快感中持續痙攣著,宮伽蓉的子宮貪婪地吸納著魔靈帶著濃厚
瘴氣的精液,哪怕已經吸至飽脹起來也沒有停下那跟吞嚥無異的抽搐,讓那儼然
過多的白濁稠液向著更裡面的輸卵管擠去。

  理所當然的,窄小的管道根本無從容納精液,因此她的身體放棄了一切,任
由大量的精漿沖進盡頭,淹歿了本來不可能被外來物接觸的卵巢。

  「啊……………嗚嗯……噫,嗯……」

  子宮口被陽具堵開,子宮跟輸卵管被塞滿,甚至是卵巢被鵲巢鳩占的感覺都
清晰地傳到她沉昏的意識中。

  可是,已經被快感打擊到沒法維持清醒的她已經沒法在乎了。

  朦朧的視界中,宮伽蓉看到臍孔下方跟子宮最接近的位置逐漸浮現深藍色的
異樣紋路。

  ——隸屬異族才會出現的淫紋。

  ——代表了從人類沉淪至無可救藥的地步的咀咒。

  ——展示著被烙上這個刻痕的人終生受到淫慾束縛的印記。

  視界跟其他感官開始扭曲起來。

  體內的瑋星之力,隨著瘴氣的侵蝕已經連悲鳴都沒法發出。

  現實跟常識從自己的身心剝落的乖離感,加快了宮伽蓉的意識沉歿。

  「幹得真好喔,伽蓉。你以為就是我的了。」

  「啊…………嗯……好…………啊……」

  她最後感受到的東西,是嘴唇傳來的溫柔觸感。

  人生中最初的接吻,就在宮伽蓉沉淪在惡罪的背德感中結束——


     *****     *****     *****


  紫紅的利爪撕裂夜空。

  帶著灼熱的光痕,手爪跟斧槍交錯的軌跡把前左右三個方向的人影都撕成了
失去生命的碎塊。

  「啊哈,啊哈哈哈!」

  「請你住手啊!我們都是星選士,不能自相殘殺!」

  手持臂盾跟咒符的男孩叫喊著。

  但是,他的聲音沒有傳進少女的耳裡。

  薰起一片緋紅的黑髮揚空。

  幾乎全裸的身體比過往更加誘人,適切地蓋住肢體間重要部位的異型甲殼不
單沒有帶來違和感,更讓少女的身姿洋溢妖異的魅力。

  左手的斧槍,右手的勾爪,更是為她小巧的身軀帶來強烈的落差。

  「宮伽蓉!你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

  「啊哈……我當然知道啊……」

  面對著阻攔在眼前的老翁,宮伽蓉露出了興奮的微笑。

  老翁也好,男孩也好,被她砍斷手腳的女劍士也好,這些人她都認識。

  這些同樣擁有瑋星之力的戰士,也是為了『拯救』被魔靈洗腦的自己而來。

  「……可是,那又怎樣……?」

  她露出了煽情的笑容。

  「不那樣的話,不就很無聊了嗎…………不讓我繼續使壞下去,我不就會沒
法高興起來了嗎……?」

  ——想到這些跟自己建立過深厚信賴的戰友將會被自己殺死,她就感到難以
壓抑的興奮。

  ——想到老翁跟男孩可能會一邊咒罵,一邊被自己榨乾精液的模樣,她便感
到身體自然地燥熱起來。

  不禁舔舌,宮伽蓉已經在猜想這些男戰士在床戰方面的能耐了。

  「喂喂這個臭三八沒救了吧長老!」

  「魔靈的洗腦能力居然……難道星力真的……!」

  「別慌!團結起來的我們沒有打不倒的敵人!」

  老翁的喊話使動搖的戰士們逐漸穩住了心神。

  在這期間,宮伽蓉並沒有攻擊。

  她的眼神不經意地飄到了戰場某個不起眼的角落。

  ——她知道,那個人就在這裡看著她。

  ——那個魔靈就在這個戰場裡,欣賞著她沉淪在犯下過錯跟大罪的身姿。

  「嘻,嘻嘻…………」

  想到這一點,宮伽蓉的笑容更加燦爛。

  不知道,把同伴宰光的自己,會多麼高興呢?

  不知道,將人類的和平拱手相讓時,自己會感受到多麼棒的絕頂快感?

  「請你們要好好加油喔……」

  ——不知道,讓她心神迷醉的這些惡罪,可以帶來多久的愉樂呢?

  宮伽蓉打從心底的期待著。



               【FIN】